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

I S B N :9787544723749 作    者: 安东尼.赫洛维兹(英)  出 版 社: 译林 出版时间: 2011-11-01 版    次:初版 开    本:小16开

定价 ¥29.80
广购价 ¥ 22.10 ( 74 折)为您节省 ¥7.70
优惠券共3张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预购
¥22.10

已选择0 件搭配

套餐价: ¥0.00

请至少保留一件商品。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内容简介

后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在福尔摩斯去世一年后,垂垂老矣的华生写下了福尔摩斯生前**不会允许他写下的一桩大案:《丝之屋》。
华生说:“我要讲述的是福尔摩斯一生中*耸人听闻的案子。”华生担心他所生活的时代还没有准备好读这个案件,就令他的后人将手稿封存一百年……
2011年11月11日,百年密卷《丝之屋》终得开启,一个空前绝后、令华生想起就脊背发凉的迷案拉开序幕……

 

我一头栽进贝克街回旋的浓雾中,

他在阴影的另一头等待着……

游戏开始了!

福尔摩斯经历过许多危险的挑战,但这桩案件却让华生一想到就背脊发凉......

开始时看似很单纯,只是帮画商寻找行踪不明的仇家。福尔摩斯透过贝克街顽童所组成的「非正规军」,很快地就达成使命,但其中从孤儿院逃出来的男孩罗斯却突然失踪了!福尔摩斯和华生循线找到罗斯的姐姐,没想到她却敌意十足地劈头就问:「你们是丝之屋派来的?」

然而福尔摩斯和华生从来没有听过「丝之屋」这个神秘的名字。

几天后,罗斯惨不忍睹的尸体被发现了!在他的手腕上绑着一条白色缎带,福尔摩斯蓦地想起几星期前他曾经收到一个信封,里面有一条一模一样的白缎带,难道是「丝之屋」的警告?

为了调查「丝之屋」的底细,福尔摩斯登报悬赏相关消息。没过多久,就有一名鬼祟的男子来访,信誓旦旦地表示「丝之屋」是一个规模庞大的组织,而蓝门田的鸦片馆**有线索!

福尔摩斯立即决定夜闯鸦片馆,华生在外接应。五十分钟后,两声枪响粉碎了寂静,华生冲进门内,却惊见罗斯的姐姐倒在血泊中,一名男子手上拿着枪,不省人事地躺在旁边......

竟然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目录


**章
温布尔顿画商
第二章
圆帽帮
第三章
山间城堡
第四章
民间警察部队
第五章
雷斯垂德负责调查
第六章
乔利·格兰杰男生学校
第七章
丝之屋
第八章
一只渡鸦和两把钥匙
第九章
警告
第十章
蓝门场
第十一章
被捕
第十二章
证据
第十三章
投毒
第十四章
步入黑暗
第十五章
霍洛韦监狱
第十六章
消失
第十七章
消息
第十八章
算命人
第十九章
丝之屋
第二十章
奇兰·奥多纳胡
尾声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作者简介

安东尼·赫洛维兹
  1956年生于伦敦。国际畅销书作家,他的青少年系列间谍小说《旋风特务》风靡全球。
  16岁第一次读到福尔摩斯,之后成为一位福尔摩斯经典探案小说专家。他是柯南道尔产权会有史以来唯一认证的续写福尔摩斯之人。跨界创造的《丝之屋》,是安东尼.赫洛维兹对福尔摩斯的热爱和他本人卓越的叙述技巧的完美融合.
  他不只写小说,还是位多产的影视、舞台编剧。

【柯南‧道尔正宗接班人】

英国知名畅销小说家与编剧。童年时期生活优渥,却因早逝的父亲将财产存入秘密帐户,赫洛维兹与母亲陷入经济困境,也让他在学校中备受歧视,唯有在写作时才能感到快乐。相依为命的母亲是赫洛维兹在文字世界的启蒙人,不仅引导他阅读《科学怪人》与《吸血鬼卓九勒》,甚至在他十三岁时送给他一副人类骸骨。赫洛维兹表示这个礼物让他想要知道每个故事的结局,因为很快他也会变得像这副骸骨一样。

成年后的赫洛维兹果然往作家之路迈进,以《少年间谍艾列克》系列享誉国际文坛,并担任电视编剧,曾改编过多本谋杀天后阿嘉莎‧克莉丝蒂的作品。他也是众所皆知的福尔摩斯专家,十六岁起就迷上了福尔摩斯,几十年来不断重读、研究和搜集相关资料,因此当一手催生本书的文学经纪人罗伯‧寇比与柯南‧道尔家族讨论执笔人选时,虽然列出了一份名单,但上面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安东尼‧赫洛维兹
 

译者简介

   马爱农、马爱新
  
马爱农,女,江苏省南京市人,祖籍常州,中国翻译家,与其妹马爱新因合作翻译《哈利.波特》系列小说而出名。
  马爱农于1986年毕业于南京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获文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在南京医学院基础部担任英语教师。1990年考入北京外国语学院英语系攻读硕士研究生,专业为翻译理论与实践。1993年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外文编辑室任编辑,现任编辑部主任。翻译《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之前,马爱农曾翻译《到灯塔去》、《绿山墙的安妮》、《爱伦?坡短篇小说选》等世界名著。

马爱新,女,江苏省南京市人,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曾在对外翻译出版公司工作。因与姐姐马爱农合作翻译《哈利.波特》系列小说而出名。现为译林出版社编辑。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试阅

第一章
温布尔顿画商

“流感非常讨厌,”歇洛克?福尔摩斯说,“不过你的考虑是对的,在你妻子的照料下,那孩子很快就会恢复健康。”
“但愿如此。”我回答,接着突然顿住,目瞪口呆地望着他。茶还没送到嘴边,我把它又放回桌上,放得太重,茶杯和托盘差点儿分开。“可是看在老天的分上,福尔摩斯!”我惊叫道,“你说的正是我脑子里想的。我发誓我一个字也没有和你提到过那个孩子和他的病情。你知道我的妻子出门了——那恐怕是你看到我上这儿来而推断出来的。可是我并没有向你提及她离开的原因,而且我相信我的行为举止不可能向你提供任何线索。”
这段对话发生的时间是一八九○年的十一月底。伦敦正值隆冬,街道上非常寒冷,汽灯似乎都被冻得凝固,那一点点微弱的灯光已被无边无际的浓雾吞没。外面,行人像幽灵一样飘过人行道,低着头,挡着脸。四轮马车辘辘地驶过,拉车的马儿迫不及待地往家赶。我庆幸自己待在室内,壁炉里烧着旺火,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烟草味儿——虽然我朋友喜欢把屋子里搞得乱七八糟——却让我感到每件东西都在它合适的地方。
我拍了封电报,说打算到福尔摩斯这里来,在我原来的房间里住一段时间。我很高兴得到了他的默许。我的诊所没有我也能行。我暂时不需照料家人,只是惦记着我的朋友福尔摩斯,我要看着他完全恢复健康。福尔摩斯故意让自己饿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为了让一个冷酷无情、报复心强的对手相信他已经离死不远。他的计谋得逞了,那个人如今落入了苏格兰场莫顿检察官的铁掌。但我仍然担心福尔摩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认为最好照看他一段时间,直到他的身体完全恢复。
因此,我很高兴看到他津津有味地一边喝茶,一边蘸着紫罗兰蜂蜜和奶油吃一大盘烤饼,还有一大块蛋糕,所有这些都是哈德森夫人用托盘端来给我们俩的。看样子,福尔摩斯确实在逐渐好起来。他舒舒服服地躺在大扶手椅里,穿着晨衣,两只脚一直伸到炉火前。他一向非常瘦削,体格像死人一样单薄,一双犀利的眼睛配上鹰钩鼻更显得锐气逼人,不过他的脸色至少有了一些红润,而且他的声音和举止说明:原来的那个福尔摩斯又回来了。
他刚才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在他对面坐下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似乎刚从梦里醒来。似乎这两年什么事也没发生,我没有遇到我心爱的玛丽,也没有跟她结婚并搬到肯辛顿的家里,那是我们用阿格拉珍珠的收益买下的房子。我似乎仍然是个单身汉,跟福尔摩斯一起住在这里,分享他追踪和破解一个又一个谜案时的激动。
我突然想到,他大概也更喜欢这样。福尔摩斯很少谈及我在家庭方面的安排。我结婚时他在国外,我当时就想到这恐怕不完全是一种巧合。也不能说我结婚的话题是个禁区,但我们之间似乎有一种默契,不会过多谈论这个话题。我的幸福和满足对福尔摩斯来说是一目了然的,他能做到不嫉妒就已经很大度了。我刚进来时,他问候了华生夫人,但没有再追问更多的情况,我当然也没有主动再说什么,这就使他说的那段话显得更加匪夷所思。
“你这么看着我,就好像我是个魔法师。”福尔摩斯笑着说,
“看来,你不再研究埃德加?爱伦?坡①的作品了?”“你是指他笔下的那个侦探卢平?”我说。“他用到一种他称之为推理的方法。按照他的观点,无需说话就
能读出某人内心深处的想法。只要研究他们的举止,比如眉毛的轻轻一挑,就能很容易看透一个人。当时这种观点非常吸引我,但我记得你好像有点鄙视——”
“毫无疑问,我现在付出代价了。”我赞同道,“可是,请你认真地告诉我,福尔摩斯,你真的能从我面对一盘烤饼的反应,就推断出一个你从未见过的孩子的病情?”
“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福尔摩斯回答,“我还知道你刚从霍尔邦高架桥回来。你匆匆离开家门,但还是没赶上火车。这也许是因为你目前没有女佣。”
“不,福尔摩斯!”我喊了起来,“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说错了吗?”“没有,你说得一点儿不差。可是这怎么可能……”“很简单,观察和推理,一件事揭露出另一件事。如果我解释给
你听,你会发现其实都很幼稚。”“我一定要你给我解释解释。”“好吧,既然你这么好心地过来探望我,我就只能照办了。”
福尔摩斯打了个哈欠回答,“我们先说说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的吧。如果我的记忆没出差错,你的第二个结婚纪念日快要到了,
是不是?”
“确实如此,福尔摩斯。就在后天。”
“你在这个时候跟妻子分开就很反常了。正如你刚才说的,你决定跟我住在一起,而且不是一天两天,这说明你妻子出于某种原因不得不跟你分开。那会是什么原因呢?我记得,玛丽?摩丝顿小姐——她婚前的名字——从印度来到英国,在这里没有亲朋好友。她曾在坎伯韦尔当家庭教师,照顾一位塞西尔?福莱斯特夫人的儿子,当然,你就是在那里认识她的。福莱斯特夫人对玛丽非常好,特别是在她需要的时候给她帮助,我可以想象她们俩的关系一直很密切。”
“确实如此。”
“所以,如果有谁能把你妻子从家里叫走,应该非她莫属。接着我就开始琢磨,在这样冷的天气,她把你妻子叫去会是什么原因呢?小孩生病的想法突然跳到了我脑子里。我相信,让病中的孩子看到他以前的家庭教师,对他来说肯定是很大的安慰。”
“那孩子名叫理查德,今年九岁。”我赞同道,“但你怎么能够这样肯定地说是流感,而不是某种更加严重的疾病呢?”
“如果病情很重,你肯定会坚持亲自给他治疗。”
“到现在为止,你的推理从各方面来说都很清楚。”我说,“可是,你并不能解释你怎么知道我的思绪在那一刹那转向了这些事情。”
“亲爱的华生,请原谅我这么说:你对我来说就像一本摊开的书,你的每个举动都像翻开了书的另一页。你坐在那里喝茶时,我注意到你把目光投向了身旁桌上的那张报纸。你扫了一眼大标题,就伸手把报纸反了过去。为什么呢?也许是那篇关于几星期前诺顿?菲茨沃伦火车相撞事件的报道让你感到不安。十位遇难旅客的第一批调查结果今天公布,你刚把妻子送到火车站,当然最不愿意读到这样的内容。”
“那确实让我想到了玛丽的行程。”我表示同意,“可是孩子生病的事呢?”
“你的注意力离开报纸后,转向了书桌旁的那块地毯,我清楚地看到你暗自微笑了一下。你曾经把你的医药包放在那里,这肯定使你联想到了你妻子去探望那个孩子的原因。”
“这都是猜测,福尔摩斯。”我仍然不服气,“比如,你说是霍尔邦高架桥,其实伦敦的每一个火车站都有可能啊。”
“你知道我不赞成猜测。有时候必须用推理把一些证据串联起来,但这跟猜测完全不是一回事。福莱斯特夫人住在坎伯韦尔,前往伦敦查塔姆和多佛火车站的列车定期从霍尔邦高架桥出发。我认为从逻辑上来说,玛丽会从那里上车,其实你把自己的箱子放在门口,已经帮了我的忙。从我坐的地方能清楚地看到箱子把手上系着霍尔邦行李寄存处的标牌。”
“其他的呢?”
“你没雇女佣,而且是匆匆离家?你左边袖子上的那块黑色鞋油清楚地说明了这两点。你自己擦鞋,而且擦得很马虎。还有,你着急赶时间,忘了拿手套——”
“哈德森夫人拿走了我的大衣,也可能同时拿走手套。”

 

《丝之屋--柯南.道尔产权会唯一认证的福尔摩斯新故事》媒体评论

1. 《卫报》:福尔摩斯的新探案故事。
2. BBC:福尔摩斯重生了!
3. Orion: 全新的福尔摩斯故事。(《丝之屋》原版出版社)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