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徒步中国

徒步中国

一个德国人从北京到新疆徒步4646公里,深入社会各阶层体验中国式生活,微博红人雷克小流氓著作 谷岳、蔡景辉推荐。

I S B N :9787540461614 作    者: 雷克(德)  出 版 社: 湖南文艺 出版时间: 2013-06-01 版    次:初版 开    本:小16开

定价 ¥38.00
广购价 ¥ 30.40 ( 80 折)为您节省 ¥7.60
优惠券共2张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30.40

已选择0 件搭配

套餐价: ¥0.00

请至少保留一件商品。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定价:¥38.00
广购价:¥28.10
定价:¥36.00
广购价:¥26.60
定价:¥36.00
广购价:¥27.40
定价:¥25.00
广购价:¥19.00
定价:¥32.00
广购价:¥20.80
定价:¥35.00
广购价:¥28.00
定价:¥35.00
广购价:¥26.30
定价:¥36.00
广购价:¥28.10
定价:¥36.00
广购价:¥28.10
定价:¥29.80
广购价:¥20.00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定价:¥59.00
广购价:¥46.00
定价:¥32.00
广购价:¥24.30
定价:¥34.00
广购价:¥25.50
定价:¥36.00
广购价:¥25.90
定价:¥26.00
广购价:¥20.30
定价:¥22.00
广购价:¥17.20
定价:¥38.00
广购价:¥30.80

《徒步中国》内容简介

★两条主线贯穿全书:一是:徒步一路所见所闻,与当地人的接触与沟通,成为当地人的朋友。二是,与在德国上学的四川女孩小象的分分合合。
★26岁生日那天,雷克送给自己一份*美的礼物:在北京生活两年之后,他要徒步回到德国的家,巴特嫩多夫。这条漫漫回家路经过长城,经过兵马俑,经过丝绸之路。而点亮这段旅程的,却是那些小小的火花:乡间陌生人的好奇和帮助,偶遇的和尚,算命先生,小学生,退休老人,政府官员,性工作者,与谢老师之间的友谊,还有对四川姑娘小象渐愈浓烈的感情——他们约好,她在德国等着他......

 

*新推荐:

中国,特色》:微博*红外国人雷克眼中的中国,《徒步中国》作者又一畅销力作。

《徒步中国》编辑推荐

一个外国人对中国的田野式体验。德国人穿越中国中西部,4646公里徒步之旅。一个老外深入接触中国各阶层:有冲突也有认同率性而为,亲密接触中国女人:有真爱也有玩笑。《徒步中国》为读者呈现的是似熟知而其实可能从不曾仔细观察过的中国,用更加坦率的态度和跟新锐的眼光透视发展中的中国。

《徒步中国》目录

**章
秋 001
结局 002
出发 006
百万富翁 009
同伴 013
桃园两兄弟 017
故障 021
固?还是古? 024
渗血的双脚 028
洞 031
雾 036
洗浴中心 041
一半人口 049
黑 054
迷路 061

第二章
冬 065
错城墙 066
丝质马桶 069
自制 074
几乎算是 078
粉色吸管 082
儿子们 086

 

《徒步中国》作者简介

 ChristophRehage,中文名雷克,1981年生于德国汉诺威。高中毕业后,他曾在巴黎生活一年,并从巴黎徒步回到德国。而后在慕尼黑大学主修汉学,并因此来到中国。在北京电影学院完成了一年语言交换,一年摄影进修。2007年他徒步4646公里从北京走到乌鲁木齐。
新浪微博:@雷克小流氓

 

《徒步中国》试阅

结局
2008年10月
吐鲁番,中国西部戈壁
我站在国道上,前方有收费站和几家店铺,四周是茫茫戈壁。我用汗淋淋的手紧握着把手,拉着我的拉拉车向前迈步。
脚伤、风、沙漠,还有不允许我通行的警察,所有这一切对我而言,全都无所谓了。
我的心,痛。头脑中的想法仅是,这样的心痛应该停止。
“你不能从这儿走。”胖些的警察摆着手说,腰间皮带上挂着巨大的一串钥匙。从此地到北京四千五百多公里,谁若想打开这一路上哪家面馆的门,定能在这儿找到那把合适的钥匙。
重硕的钥匙串以及低沉的嗓音让这位警察显出几分领导的模样。
“前面太危险了,”另外那名身穿橘黄色警察背心的警察说道,怕我没听懂,他又专门放慢语速,音调生硬地重复了一遍,“危险!”
音节悬在半空中,风刮卷着大漠尘沙而至。一时间,我们仨人愕然地相视而立。这一刻的我真希望自己能从他们身后悄悄溜走,不让任何人察觉。
警察背心指向我身后的地平线,说:“有沙尘警报!整条路都要封起来。”果不其然,空中飘着的两朵饱满的云团正在缓慢裂开,散成薄薄的一层,向我们席卷而来,但我还是得继续走,别无他法。
钥匙串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你会说中文吗?”他问。
“会。”我答道。
“啊,会中文啊!”警察背心叫了一声。钥匙串接着说下去:“那掉头回城里去,天色再晚点,这城外就不安全了!”
“我要继续走。”“不行!”“我必须走。”“就是不行!掉头回去,明天再说!”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我今天必须往前走!”“你要走去哪儿?”“乌鲁木齐。”“乌鲁木齐?那可还有两百公里呢!”
钥匙串似乎渐渐觉察到了几分蹊跷。“等会儿!”他说,“你去乌鲁木齐,干吗不开车?”
“我一直都走路,我是走着来的,也要接着走下去。”
“走着来的?从哪儿走着来的?”“从北京。”“北京?!”中国人爱在句末加上一个“啊”字表示惊诧,“北京啊?!”钥匙串把最后一个音节拖得很长,“徒步啊?!”
“对。”
两位警察互换了一个惊诧的眼神,转而上下打量起我来:个头一米九多的老外,衣服有几处磨破了,胡子头发因为长期没有修理蓬乱不堪,眼里布满血丝,拖着一辆白色的手拉车走在戈壁滩上。
突然,钥匙串好像想起了更为至关重要的事情,“护照!签证!”他吼起来。
我深吸了一口气,耐着性子,开始在拉拉车深处翻找他索要的证件。
透过眼角,我瞥见警察背心好奇地朝前探出身子,钥匙串在一旁正举着对讲机说着什么。从收费站周围的店铺里围拢来一群看热闹的农民。长头发长胡子的老外在大戈壁里撞上警察,嘴里还一刻不停地嘀咕着鸟语,这在此地已经能算上一桩不小的新闻了——我激起了他们的兴趣。
终于,在哈密瓜和饼干间的位置,我找到了我的证件包。翻出护照,总共四十八页——才用了三个月,几乎还是崭新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国有财产,酒红色的封页在戈壁无边无际的灰蒙中显得格外耀眼。
钥匙串伸出两根手指来回乱翻,最后停在印有照片的那页上。ChristophRehage(克里斯多夫?雷哈格),1981年11月9日出生于汉诺威。钥匙串做出副正在核对这一排排拉丁字母的姿态,然后一手合上我的护照,又高声嚷道:“签证!”
“不就在你手上吗?”我的火气上来了,“你要是看得懂的话,早就看到了!”
他不解地再次举起护照一阵翻,我准备趁机再将他一军,“需要我读给你听听吗?”
围观的几个农民笑了起来,警察背心略带顾虑地朝他们瞥去一眼。钥匙串决定对我的嘲弄不予理睬,接着专心翻看手中的证件。我抬起头,望向铺天而至的云。
“德国人?”他问。“是。”“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从北京,到乌鲁木齐。”“一直徒步?”“对。”“嗯……不用别的交通工具?”
“不用。”我想起了“蓝黄瓜”——几周前弟弟和我蹬的那辆一直吱呀作响的货运三轮车。
他没吭声,显然在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在中国待了多久了?”
“三年。”“什么职业?”“学生。”“北京?”“对。”“但这上面说,”他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翻找着某一页,还不时抬眼瞟瞟我,“签证是在青岛签发的!”其实我已经两年没去过青岛了,但我还是决定撒个小谎,避免让情况变得更复杂,“对啊,很漂亮的地方!这签证是我去青岛旅游的时候办的!”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必要知道,北京奥运会期间,外国人办签证不容易,我在北京托人找关系办了这次延签。
钥匙串将信将疑地把话题转移到了其他重要事项上。“这里面装了些什么?”他指着我的拉拉车问。
“衣服,睡袋,吃的,还有水,都是徒步必需的东西。”
“那个呢?帐篷?”“对。”“这里禁止露营!”“反正我也不喜欢搭帐篷在外面过夜。”
“这车,是在德国做的?”钥匙串接着问道。我一时间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车在德国做的?我不是说自己要徒步回德国吗?趁着一切尚未全盘沦陷,回德国。
“这车是在张掖做的。”我指指身后,回答说。有几个农民还真伸长了脖子,向地平线的方向望去,好像能在这戈壁的远处看见王师傅和他的焊工铺一样。
“可以了吗?”我不耐烦地问,“我今天还得赶路呢!”
“回城里去。”钥匙串把护照还给我,命令道。
我彻底炸了,“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得接着走不可!我走过雪山,也遇到过沙尘暴,你们这点小风算什么!”
“回去!”“不!”“回去!”最后,还是发生了:一句带“妈”字的脏话从我嘴里蹦了出来。
一瞬间,所有的面孔都紧绷了起来。“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我说。钥匙串一声不出地立在我面前,直直地盯着我。我的眼泪涌了出来。“以后再也不许这样说话,”他吼道,“尤其不能对警察!”紧接着又问了一句,“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徒步中国》媒体评论

谷岳
跟着雷克的脚步,从他独特的视角,一步一步的看中国。
穷游网首席运营官蔡景晖
这是条遥远的路,这是一个老外笔下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地。
读这本书,有些时候依稀仿佛看到了《寻路中国》,所不同的是,德国人小雷更年轻更坦率。
他一步步从北京走到乌鲁不齐,因为是走,所以他的旅程更慢更细致更草根。
也因此,你会不由自主被吸引到他的旅程中来,被那些遇见所打动。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