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羊脂球(全译本)(精)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羊脂球(全译本)(精)

I S B N :7807313633 作    者: 莫泊桑[法]  出 版 社: 广州 出版时间: 2007-01-01 版    次:初版 开    本:32开 包    张:精装

定价 ¥16.00
广购价 ¥ 14.10 ( 88 折)为您节省 ¥1.90
优惠券共3张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预购
¥14.10

已选择0 件搭配

套餐价: ¥0.00

请至少保留一件商品。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买了

定价:¥19.00
广购价:¥14.10
定价:¥16.00
广购价:¥14.20
定价:¥20.00
广购价:¥14.80
定价:¥19.00
广购价:¥16.90
定价:¥21.00
广购价:¥18.50
定价:¥14.00
广购价:¥12.90
定价:¥42.00
广购价:¥33.20
定价:¥17.00
广购价:¥12.80
定价:¥13.00
广购价:¥9.50
定价:¥15.00
广购价:¥11.10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定价:¥16.00
广购价:¥14.10
定价:¥12.00
广购价:¥10.70
定价:¥19.00
广购价:¥16.70
定价:¥24.00
广购价:¥20.90
定价:¥18.00
广购价:¥16.00
定价:¥27.00
广购价:¥23.80
定价:¥50.00
广购价:¥44.50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羊脂球(全译本)(精)》内容简介

  本书是莫泊桑小说中*具代表性的作品,通过妓女“羊脂球”被迫向敌人献身的遭遇,刻画了有产者为了私利而不顾民族尊严的丑恶嘴脸,生动描绘了战时法国的社会图景,被誉为“在思想性和艺术性上都堪称楷模的名篇”。莫泊桑的语言雄劲、明晰、流畅,充满乡土气息,小说无论从结构、讽刺或观察来看,都是杰作。
  作者将处于社会*底层、受人歧视的妓女“羊脂球”与形形色色、道貌岸然的所谓上层人物做对比,充分显示出前者极富正义感和同情心的美好心灵以及后者极端自私、寡廉鲜耻的丑恶灵魂。

《世界文学名著典藏--羊脂球(全译本)(精)》目录

羊脂球
西蒙的爸爸
一家人
瞎子
月光
遗嘱
巴蒂斯特太太
女疯子
骑马
两个朋友
珠宝
瓦尔特.施那夫斯的奇遇
米隆老爹
我的叔叔于勒
马丹姑娘
洗礼
雨伞
项链
索瓦热老婆婆
乞丐
幸福
小酒桶
散步
衣橱
港口
前言
  在十九世纪法国文坛的璀璨星空中,莫泊桑是一颗闪烁着奇异光芒的巨星,作为与契诃夫、欧.亨利齐名的“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他继承了福楼拜、巴尔扎克、司汤达等现实主义大师的写实传统,并追随左拉等自然主义先驱人物,在短暂的时间内创作出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短篇小说,其中数十篇成为流芳百世的传世佳作。莫泊桑的短篇精品如《项链》和《我的叔叔于勒》等曾被收入我国中学语文课本,为广大青少年读者所喜爱。
  一八五0年八月五日,莫泊桑出生于法国诺曼底一个名存实亡的贵族后裔之家,他的祖父是一名税务官,父亲则是一个游手好闲、无固定职业的浪荡子。莫泊桑的童年是在诺曼底的乡间与城镇度过的,后来他随父母到巴黎,就读于拿破仑中学。莫泊桑的母亲和舅舅都有很深的文学修养,这使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良好的文学氛围里。在他初学写作的时候,母亲和舅舅请求当时的文学大师《包法利夫人》的作者福楼拜收他为学生。福楼拜几乎是手把手地教莫泊桑怎样细致入微地描绘一个坐在自己店里的杂货商、一个吸着烟斗的守门人或一个马车站,教他只用一句话就点明马车站里一匹马与其他五十来匹马的不同之处。在运用语言的准确和精炼上,福楼拜教导莫泊桑说:“无论你描写什么事物,要说明它,只有一个*恰当的名词;要赋予它运动,只有一个*恰当的动词;要区别它的性质,只有一个*恰当的形容词。你必须不断地推敲,直到找准这个名词、动词和形容词为止。你不能满足于差不多,不能逃避困难,用似是而非的语句去敷衍。”这就是世界文学史上著名的“一语说”的来源。在正式成为一名作家之前,莫泊桑严格按照老师的要求苦练写作基本功,并不急于成名,他描写了身边所经历过的大量人物和事件。从尊重现实的角度出发,他忠实地记录了一张张形态各异的面孔,一件件离奇曲折的故事,一种种不同的身份地位,一个个阶层的奇闻轶事。在福楼拜的精心指导下,年轻的莫泊桑为自己今后的文学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一八七六年,莫泊桑结识了一批以左拉为崇拜对象的青年作家,他们经常在巴黎郊区左拉的梅塘别墅里聚会,号称“梅塘集团”。一八八。年,六位“梅塘集团”的作家以普法战争为题材合著《梅塘之夜》,莫泊桑以其出色的小说《羊脂球》脱颖而出,这一作品的辉煌成功,使而立之年的莫泊桑一夜之间蜚声巴黎文坛。
  《羊脂球》以普法战争为背景,描写妓女羊脂球与一群“上等人”的一次同车旅行:一辆马车载着一群身份高贵的人和一个绰号叫羊脂球的妓女,从敌军占领的卢昂城出发,逃往法军据守的勒阿弗尔港。途经一个小镇时,遭到敌军拦截,普鲁士军官胁迫羊脂球陪他过夜,被羊脂球拒绝,马车因此被扣留。刚开始,所有同车的“上等人”都对羊脂球表示同情,但随着行期的延误,他们的态度却在一天天发生改变,他们先是婉言劝诱,继而旁敲侧击,*后群起而攻之,施展各种伎俩迫使羊脂球答应了敌军官的无理要求。
  可当事情结束后,这些人却对羊脂球倍加蔑视,以显示自己的“高洁”。小说反衬鲜明,悬念丛生,引人入胜,表现了法国各阶层在侵略者面前的不同态度,揭露了贵族资产阶级的无耻,赞扬了羊脂球的牺牲精神,描绘了一幅战争时期的法国社会画面。小说的主人公羊脂球是一名属于社会*低阶层的妓女,是受到唾弃和背负耻辱的人。她的身份不仅使她遭到了同车“上等人”的蔑视,而且连她本人都为自己羞愧不已。所以,当那些傲慢的老爷太太们由于仓促出逃而忘记准备食物而饿得饥肠辘辘时,善良的羊脂球竟然“低声下气”地请求他们吃自己丰美的食物。按理说,那些“上等人”上车时对羊脂球无礼歧视,羊脂球是不该同情和帮助他们的。但是她的善良天性却不忍心看到别人的悲惨境遇,反而以德报怨、不计前嫌,请求他们接受她的帮助。一个地位卑微的妓女,竟然拥有这样一颗可贵的慈悲之心,而一群自视高贵的人却虚伪自私,冷酷无情!鲜明的比照,令人震撼。尽管作家没有描述过羊脂球的心理活动,但是,她的喜怒哀乐、她的委屈与绝望,都已通过她的一举一动展现在读者面前。
  莫泊桑的文学成就以短篇小说*为突出。他擅长用传神之笔刻画法国各阶层的人物,从贵族、官僚、商人、公务员、小业主、自由职业者到工人、农民、流浪汉甚至乞丐、娼妓各色人等应有尽有。他观察深刻,见解独到,在创作中以写实的手法描摹细节,烘托气氛,手法简练、生动、清晰,质朴、优美的文风在短篇小说中得到了炉火纯青的体现。有些人物虽然像素描一样只淡淡勾勒几笔,但人物活生生的性格、丰富的神态已跃然纸上。他特别擅长从平凡琐屑的事物中截取富有典型意义的片断,以小见大地概括出生活的真实全貌。所截取的生活层面也十分广泛,既有诺曼底五光十色的乡村故事,又有都市小市民日常生活的世态炎凉。其创作技巧的高超,特别表现在构思布局别具匠心、细节描写惟妙惟肖、人物语言精彩生动、故事结尾耐人寻味等几大特点。在本书中收录的《羊脂球》、《西蒙的爸爸》、《遗嘱》、《米隆老爹》、《我的叔叔于勒》、《项链》等二十五篇短篇小说中都有精彩的体现。
  莫泊桑不露声色而又入骨三分地刻画人物描述事件,以其深刻的寓意和巧妙的构思,成为世界文学史上当之无愧的不朽名家。他是法国文学史上短篇小说创作数量*大、成就*高的作家,三百余篇短篇小说的巨大创作量在十九世纪文学中是****的;他所描绘的极为广泛的生活面,实际上已构成了十九世纪下半期法国社会一幅全景式的风俗画;而更为重要的是,他把现实主义短篇小说的艺术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水平。
  法国作家左拉曾经评价莫泊桑说:“他文思敏捷,成就卓著,不满足于单一的写作,充分享受人生的欢乐。”这人生的欢乐,有一部分意思是指莫泊桑喜欢划船、游泳和追逐女人。莫泊桑体魄健壮,风流潇洒,仪表堂堂,才华横溢;他的性格既天真又狡诈,既活跃又真诚,既善良又愚蠢,既有野蛮的兽性,又有对人的怜悯,很讨女人的喜欢。成名之后,莫泊桑财源滚滚而来,他购别墅、买游艇,同时扩大与女人交往的范围。他被女人弄得晕头转向,无论是在巴黎、戛纳还是在国外,他都少不了找女人,农庄姑娘、饭馆侍女、半推半就的寡妇、欲壑难填的太太、阿拉伯女人、黑人妇女、成熟的女市民……他占有过一大堆各式各样的尤物。他风流了一辈子,*后却在性病和精神病的双重折磨下撒手人寰。
  终身未娶的莫泊桑一直都不相信爱情,他认为没有一个女人值得他终身相许。莫泊桑对爱情的偏见源自于一位名叫法妮的姑娘。*初,他迷恋她那媚人的笑容和优雅的风度,毫不迟疑地写了一首情诗给她。当莫泊桑去拜访她时,却发现她正和几个男青年一起嘲笑着朗读他的那首诗。羞惭愤怒之余,他认定女人是虚假、轻浮和令人鄙视的,从此对女人有了成见。有一位天真美丽的巴黎女工读过许多他的小说,生平只见过莫泊桑一面,便以整个心灵爱上了他。她忍饥挨饿整整一年,用节省下来的钱给自己买了一身优雅的装束,然后去见莫泊桑。她按响了莫泊桑郊外别墅的门铃,给她开门的是莫泊桑的朋友,一个无耻的好色之徒。他故意骗她说莫泊桑去会他的情妇了,姑娘尖叫一声,转身离去。那个好色之徒趁机追上她,把她扶上一辆马车,送她回巴黎。她哭着说她要报仇,就在那天晚上,她故意委身给这个无耻之徒,一年之后她成了巴黎一个年轻的名妓。而当莫泊桑得知这件事后,只是冷冷一笑,觉得这个姑娘的故事或许是一篇不错的小说素材。
  在莫泊桑不久于人世的时候,他开始留恋真挚的爱情,只可惜为时已晚,生命剩给他的只有良心的谴责和终身的遗憾他想起了这位曾经深爱过他的姑娘,他还不知道她的姓名,只能用他所能想得出来的*温柔的名字轻声地呼唤她。
  莫泊桑早年就有轻微的精神病征兆,长期未曾收敛的放荡生活和巨大的写作量,使他逐渐病入膏肓。到一八九一年,他已不能再从事写作了,在备受疾病残酷折磨之后,他于一八九三年七月六日去世,年仅四十三岁。
  编委会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