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

I S B N :9787020127993 作    者: J.K.罗琳  出 版 社: 人民文学 出版时间: 2017-09-01 版    次:初版 开    本:16开

定价 ¥648.00
广购价 ¥ 486.00 ( 75 折)为您节省 ¥162.00
促销
卡券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内容简介

 时隔九年,人民文学出版社隆重推出新版的精装《哈利·波特(典藏版)》(全七册),此套典藏版《哈利·波特》采用了官方新版封面,由罗琳指定的英国新锐设计师奥利·莫斯设计,使用异质同构的设计手法,新封面艺术感十足:
《魔法石》中的闪电构成了猫头鹰脚下的树枝,《密室》中盘旋而下的隧道构成了蛇怪的身体,《阿兹卡班囚徒》中的悬崖构成了大狗的脑袋,《火焰杯》中的杯中火焰构成了一个个帐篷,《凤凰社》中凤凰的翅膀构成了霍格沃茨学校,《混血王子》中邓布利多和他射出的火焰构成了魔药课本,《死亡圣器》中哈利的伤疤构成了伏地魔的侧脸。
和上一套精装版相比,本套典藏版不仅提高了工艺,完善了装帧,更由深受读者喜爱的“哈利·波特”系列译者马爱农将七本全部文字进行了精益求精的进一步完善和修订。相信这是一套哈迷们会奔走相告,争相购买的典藏版。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目录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
《哈利·波特与密室》
《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
《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哈利·波特与凤凰社》
《哈利·波特与“混血王子”》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作者简介

  J.K.罗琳,是“哈利·波特”系列畅销书的作者,该系列已在全球范围销售超过4.5亿册,发行至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翻译成79种语言,并被华纳兄弟公司改编拍摄为8部热门电影。J.K.罗琳为该系列撰写了3部衍生作品:《神奇的魁地奇球》和《神奇动物在哪里》(用于资助“喜剧救济基金会”和“荧光闪烁”);《诗翁彼豆故事集》(用于资助“荧光闪烁”)。
受到《神奇动物在哪里》的启发,J.K.罗琳撰写了同名电影剧本,该系列电影预计拍五部,陆续在全球上映。她还与人共同创作了舞台剧《哈利·波特与被诅咒的孩子(第一部和第二部)》,该剧于2016年夏天在伦敦西区上演。2012年,J.K.罗琳创设了数字公司Pottermore,从此哈迷们可以通过网站欣赏她的新作品,沉浸于她的魔法世界。
J.K.罗琳荣获了众多奖项和荣誉,其中包括表彰她对儿童文学做出巨大贡献的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以及国际安徒生文学奖。
奥利·莫斯,英国新锐设计师,生于1987年,现居住于英国温彻斯顿。为“哈利·波特”系列及相关图书设计了一系列封面。莫斯善用异质同构的设计手法,即将一种画面元素进行转化,重构为另一画面中的一部分。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试阅

   哈利·波特在许多方面都是个很不寻常的男孩。比如,他在一年里最讨厌暑假。再比如,他其实很想做家庭作业,却不得不在半夜三更偷偷地做。还有,他碰巧是一名巫师。
差不多午夜了,他俯身躺在床上,毯子拉上来盖过头顶,像支起一顶帐篷,一只手拿着手电筒,一本皮封面的大部头书(巴希达·巴沙特的《魔法史》)摊开了靠在枕头上。鹰羽毛笔在纸上移动,哈利皱着眉头,查找对他写论文有帮助的东西,论文题目是“十四世纪烧死女巫的做法完全是无稽之谈”。
羽毛笔停在一段看上去有点价值的内容上。哈利把圆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让手电筒凑近书页,读道:
在中世纪,不会魔法的人(一般被称为麻瓜)特别害怕魔法,却对魔法缺乏足够的认识。偶尔,他们抓住一个真正的女巫或男巫,焚烧是根本没有用的。巫师只要施一个最基本的凝火咒,就可以一边假装痛苦地尖叫,一边美美地享受那麻酥酥的快感。怪人温德林太喜欢被焚烧的感觉了,她故意化装成各种样子,让人家把她抓住了四十七次。
哈利用牙齿咬住羽毛笔,伸手到枕头底下掏出墨水瓶和一卷羊皮纸。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扭开墨水瓶盖,把羽毛笔放进去蘸了蘸,开始写了起来,并不时地停下来侧耳细听,因为如果德思礼家的谁起来上厕所时听见了他羽毛笔的沙沙声,恐怕他整个暑假都会被关在楼梯底下的储物间里了。
就是因为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一家,哈利从来没有好好享受过暑假的日子。弗农姨父、佩妮姨妈,还有他们的儿子达力,是哈利在世界上仅有的亲人。作为麻瓜,他们对魔法的态度很像中世纪的人。哈利已故的父母都是巫师,多少年来,在德思礼家从没有人提起过他们的名字。佩妮姨妈和弗农姨父曾经希望,只要尽量对哈利严加控制,就能把他身上的魔法挤压掉。然而他们没有成功,这使他们十分恼怒。这些日子,他们整天提心吊胆,生怕有人发现哈利最近两年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读书。但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在暑假一开始就把哈利的魔法书、魔杖、坩埚和飞天扫帚锁起来,并且不准哈利跟邻居说话。
对哈利来说,拿不到魔法书确实很成问题,因为霍格沃茨的老师布置了一大堆假期作业。有一篇论文特别令人头疼,是关于缩身药水的,那是哈利最不喜欢的老师斯内普教授布置的。斯内普教授肯定巴不得哈利完不成,好有个借口关他一个月的禁闭。因此,在暑假的第一个星期,哈利抓住机会,趁弗农姨父、佩妮姨妈和达力到前面的花园里欣赏弗农姨父的公司给他新买的汽车(嚷嚷的声音很大,好让街上的人都能听到),哈利偷偷溜到楼下,撬开楼梯底下储物间的锁,抓出几本教科书,藏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只要他不把墨水滴在床单上,德思礼一家就不会知道他在夜里偷学魔法。
眼下,哈利特别当心避免跟姨妈、姨父闹矛盾,他们已经对他的态度特别恶劣了,这都是因为在暑假的第一个星期他们接到了哈利巫师同伴的一个电话。
罗恩·韦斯莱是哈利在霍格沃茨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家里的人全是巫师。也就是说,他知道许多哈利不知道的事情,但他以前从来没打过电话。最倒霉的是,那个电话偏偏是弗农姨父接的。
“我是弗农·德思礼。”
哈利当时正好在房间里,听见电话那头传来罗恩的声音,顿时呆住了。
“喂?喂?你听得见吗?我——要——找——哈利——波特!”
罗恩嚷嚷的声音太响了,弗农姨父吓了一跳,把听筒举得离耳朵一尺远,又愤怒又惊恐地瞪着它。
“是谁?”他冲着话筒吼道,“你是谁?”
“罗恩——韦斯莱!”罗恩大声嚷道,就好像他和弗农姨父是隔着足球场在喊话,“我是——哈利——学校里的——朋友——”
弗农姨父的小眼睛转过来瞪着僵在原地的哈利。
“这里没有哈利·波特!”他咆哮道,伸直手臂举着话筒,好像生怕它会爆炸,“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学校!别再跟我联系!不许接近我的家人!”
他把听筒扔回电话上,好像甩掉了一只有毒的蜘蛛。
随之而来的争吵空前激烈。
“你竟敢把这个号码告诉——告诉跟你一样的人!”弗农姨父吼道,喷了哈利一脸唾沫。
罗恩显然意识到自己给哈利惹了祸,没再打过电话来。哈利在霍格沃茨的另一个好朋友赫敏·格兰杰也没有跟他联系。哈利怀疑是罗恩警告过赫敏别打电话,这真可惜,因为赫敏是哈利这个年级最聪明的女巫,父母都是麻瓜,她完全知道怎么打电话,而且大概也不会糊涂到说自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所以,漫长的五个星期过去了,哈利没有得到巫师朋友的一丁点消息,看来这个暑假差不多跟去年暑假一样糟糕了,只有一点小小的改善——在哈利发誓不给朋友送信之后,弗农姨父总算允许他在夜里把猫头鹰海德薇放出去了。弗农姨父之所以让步,是因为海德薇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就会吵闹不休。
哈利写完怪人温德林的内容,又停下来听了听。漆黑的房子里静悄悄的,只有远处传来大块头表哥达力粗重的呼噜声。时间一定很晚了,哈利想。他的眼睛累得发痒。要不,还是明天夜里再把论文写完吧……
他把墨水瓶盖上,从床底下拖出一个旧枕头套,把手电筒、《魔法史》、他的论文、羽毛笔和墨水放了进去。他从床上下来,把那些东西藏在床底下一块松动的地板下。然后起身伸了个懒腰,看了看床头柜上的
夜光闹钟。
深夜一点。哈利的心异样地跳了一下。不知不觉,他满十三岁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
哈利还有一个与别的孩子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不太盼着自己的生日。他从生下来到现在没有收到过一张生日贺卡。前两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德思礼一家根本不闻不问,他没有理由指望他们能记得今年的生日。
哈利穿过黑乎乎的屋子,经过海德薇空空的大鸟笼,来到敞开的窗口。他靠在窗台上,刚才在被子下待了那么久,此刻清凉的晚风拂在脸上真是舒服。海德薇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回来了。哈利并不为它担心。它以前也曾出去过这么久。但是哈利希望它能很快回来,这个家里的所有活物,只有海德薇看见哈利不会皱眉头。
相对同龄人来说,哈利长得又瘦又小,但这一年里他也长高了几英寸。不过,漆黑的头发还和以前一样——不管他怎么鼓捣,都乱糟糟的不肯服帖;镜片后面的眼睛绿莹莹的,额头上的头发间,一道细细的伤疤清晰可见,形状像一道闪电。
……

《哈利.波特(典藏版)(全7册)(精)》媒体评论

  “本书生动幽默,感人至深,而罗琳的创作经历就像这个故事本身一样令人印象深刻。与哈利·波特一样,J.K.罗琳的内心深藏着魔法。”
——《纽约时报》书评

  “要领会哈利·波特使出的咒语,你不用非得是个巫师,也不用非得是个孩子。”
——《今日美国》

  “读了这部迷人的幻想小说,读者会相信,只要他们在国王十字车站找到9?站台,就也能坐上火车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
——美国《学校图书馆杂志》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