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
满199
减30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

近期到货,到货即发

I S B N :9787020133093 丛 书 名:风筝 作    者: 肖锚  出 版 社: 人民文学 出版时间: 2018年1月 版    次:1 印    次:1 字    数:473000 页    数:564 开    本:16开

定价 ¥69.00
广购价 ¥ 51.80 ( 75 折)为您节省 ¥17.20
促销
卡券 满减199-30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商品简介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内容简介

 国民党超级特工郑耀先,为人心狠手辣、狡黠机智,是让人闻风丧胆的“军统六哥”,也是共产党欲除之而后快的“鬼子六”。解放战争初期,郑耀先奉国民党军统之命,冒死进入共区与代号为“影子”的特务接线。国民党的内部斗争和共产党情报员的秘密身份,使得他陷入国共两党的双重追杀之中。在危机四伏的处境中,他如履薄冰。为了找出“影子”,完成任务,他隐姓埋名三十余年,竭尽所能、无怨无悔。

 

 

 

他是一位成功的潜伏者,执行过危机无比的机密任务,在一次次任务和死亡面前毫不犹豫地做出了抉择。数十年的忍辱负重没有磨灭他心中的信仰,维护国家的利益成就了他的最高荣誉。他是最凶狠的特务,心狠手辣,残忍跋扈。他是最忠诚的战士,忍辱负重,天可见怜。数十年沉浮,数十年生死,只为完成最艰难的任务。 

最危险的潜伏,最惊心的暗算;国共两党的双重追杀,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没有硝烟的战争,却更令人惊心动魄。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目录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作者简介

 作者肖锚,原名林宏,现居于辽宁省沈阳市。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硝烟散尽》系列、《渗透》,电视剧剧本《二炮手》《耳目》《影子.铁与血》,电影剧本《幸福街杀人事件》等。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试阅

 精彩片段选摘:

 

在省公安厅陈国华厅长的批示下,曾极度热衷于颠倒是非的宋酖,被韩冰送进了监狱。她终于得到了应有的审判,不过这十七年的有期徒刑能否令她洗心革面?恐怕就难以知道了。

该做的已经做了,剩下的就是在家里等他回来。韩冰知道郑耀先一定能找到自己,或者是在傍晚,或者是在清晨,或者是在某一天里一个并不确定的时间,该来的终归要来,想回避都不可能。

吃饭前,她依旧摆上两副碗筷,可是随着心灵感应的愈发强烈,不久之后,桌子上又多了一瓶通化葡萄酒。酒瓶和左右两个高脚杯并排摆放,后来韩冰感觉位置不妥,挪走了酒瓶,将两个注满酒液的杯子紧紧贴在一起。

一九七九年中秋节那天夜晚,门外终于响起期盼已久的脚步声,但这明显不是一个人的脚步。韩冰知道自己再也走不脱了,更何况,她原本也没打算走。“如果他爱我,就肯定是一个人进来,”心里想着,脸上便不知不觉地露出一丝欣慰,“干我们这一行,什么都可以是假的,只有得不到那才是真的。”

虚掩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戴着墨镜枯瘦如柴的男人,站立在门外。两个人并不像久别重逢的情侣,相互对视一眼,韩冰点点头,对他说一句:“回来啦?坐下吃饭吧,菜都凉了。”

打量一番屋内的陈设,在她对面悄然落座,犹豫一下,他掏出信封递过去:“我把结婚介绍信开了,你看一下。”

“不用看了,我信你。”

没有过多的情感迸发,只有极为平淡的语言交流。轻曳杯中的酒浆,韩冰问道:“他们没再折磨你吧?”

“没有,我记住了你的话,管住了自己的嘴巴。”

“那你想听我说点儿什么吗?”

“依你的性格,哪怕心里装了一肚子话,也不会多说什么。”

“还是你了解我,又被你猜对了。”

“你了解我的来意,我也知道你的打算,有些话对你我来说,根本无须再讲,说出来反倒徒增伤感。”

“是啊!我一看到信封上的邮票照片,就证实了自己的推测,而你……一瞧见我的眼神,同样也什么都明白了。”

“我们这算不算心有灵犀?”

“也许世上没有比我们更般配的了。”眼泪夺眶而出,韩冰微笑着抬起手臂,摸摸郑耀先那满是疤痕的脸。

紧紧握住韩冰的手,为她拭去嘴角的泪珠。一声悠悠长叹,却道不尽心中的苦辣酸甜。“三十多年了,没想到我花费三十多年去完成的任务,结果居然是这样。”

“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不是吗?”

点点头,凝视着对方,千言万语却再也吐不出一个字。

“我去擦擦脸。”站起身走向洗手间,推开门扇的瞬间,她回身看看郑耀先,“碰见你,我是没有侥幸的。”

就在她于门后消失的一刹那,郑耀先迅速将酒杯调换。他紧紧捂住自己的脸,再松手时,深深的苦痛已是无法掩抑。没过多久,韩冰手持毛巾走回落座,望着他那痛不欲生的表情,低声笑道:“怎么啦?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影子’……”

韩冰微微一怔,咬了咬嘴唇,随即反问:“‘风筝’?”

“为了我们三十多年的交情,干杯吧……”

“干……”

酒杯叮咚一碰,二人一饮而尽。

“你怎么能是国民党?”

“你为什么是共产党?”

两个人不可置信地摇着头。

“你是我生平所遇最厉害的对手。”郑耀先将杯子放回桌面,“不过,能喝下你亲自调配的美酒,也算是成全了我,了却我一桩心事,从此以后我不欠你,也不再欠他们的了。”

“亏你还记着党国,”韩冰摇摇头,表情有着说不出的幽怨,“说来可笑,我一向以共产党员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都忘记自己是军统了。是你!是你叫我想起还有这么个身份!”这是郑耀先第一次看到韩冰如此悲伤,人家都说这女人的笑很美,但是哭起来,同样也能令人肝胆俱碎。盯着面前的郑耀先,韩冰哽咽着,含悲泣血又说:“你不配再提党国,因为你的手上,沾满党国烈士的鲜血!”

“对不起,这是我的职责……”

“没什么对不起,这同样也是我的职责。可我直到现在也不敢相信,你居然会是共产党?哈哈哈!你怎么能是共——产——党?军统六哥告诉我说,他是共——产——党!哈哈哈……真可笑!真可笑!共产党替军统出生入死,而军统却为共产党舍命打天下?哈哈哈……”刹那间,歇斯底里的韩冰陷入癫狂。事实上不仅她想不开,就连门外的陈国华等一干劫后余生的人物,也无法接受双方间那突如其来的角色变换。或许是因为这二人对事业过于执着,这才造成了郑耀先比军统还像军统,而韩冰,则比共产党更加布尔什维克。

“我真愚蠢!我真愚蠢!”韩冰拼命咬着牙,可无论如何也阻止不了那辛酸的眼泪,“虽然我早就知道你是郑耀先,可直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你是共产党!不愧是军统的顶级特工,瞒天过海竟然能让你玩得出神入化!”

“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无奈地笑了笑,郑耀先感慨道,“早知我是共产党,你就不会派常玉宽救我,对吗?”

“对!”韩冰脸上已说不清是什么表情,“可怜他至死也没忘记替你挡子弹!可怜哪可怜,可怜了这些好兄弟!你能对得起为你牺牲的弟兄吗?在你眼里,那些为你赴汤蹈火的兄弟,究竟算个什么?”

“只是……对不起,我……”

“韩冰是特务?这……这……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陈国华愣怔着自言自语,“她奋斗了一辈子,到头来居然是个特务?”

和江百韬一样,韩冰也是在军统成立之前打入我方内部的,所以在军统秘密档案上,根本不可能找到她的痕迹,这也是郑耀先为何迟迟查不出“影子”的主要原因之一。

胃部传来火热的灼痛,捂着小腹闭目凝神,郑耀先企盼那最后时刻的来临。韩冰拧开瓶塞给自己斟满一杯,随后又是一饮而尽。

“不对,这酒里没有毒!”郑耀先骤然睁开双目,死死盯住韩冰,“不可能!不可能!依你的性格,绝对不会放弃自杀!”

“你判断失误了,对吗?”韩冰惨然悲笑,“可我赢了,我的判断是准确的!”

“准确什么?”

“如果你爱我,就决不会眼睁睁看我死去,宁愿自己喝下毒酒,也要调换杯子,是这样吗?”

无言以对……

“可你我的杯中,根本没有毒,我怎么会忍心让你死?呵呵!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老人说过的话还是很有道理:干我们这一行的,感情就是多余的。”说着,脸上泛起一层幸福的红晕,“我赢了,至少到最后,终于证明你是真心爱我,虽死无憾了……”

“嗯?”郑耀先摘下墨镜,独目中满是狐疑。

抓捕人员一拥而进,将二人团团围在当中。韩冰的呼吸逐渐急促,头也越垂越低,直至点到桌面:“给你留个谜题,这毒到底在哪儿……”

郑耀先惊呆了,目光向酒瓶艰难地移去:“我猜到了……想不到临死前,你我还要再斗一把……”

晓武抓起酒瓶闻了闻,随后摇摇头,低沉着嗓音说道:“是山埃,量很大……”

“韩冰!”一把搂住韩冰,鬓发如霜的郑耀先已是老泪纵横,“你这是何苦呢?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就算坐牢,由我陪你便是!一辈子守在一起,直到慢慢死去……”

缓缓睁开眼睛,神志迷离的韩冰,徐徐吐出一句话:“下辈子你我再做夫妻吧……”

“下辈子……下辈子……”默默重复着这几个字,郑耀先的精神行将崩溃。一方被单掩住遗体,在抓捕队员将她抬起的一刻,他呆愣着,一口鲜血喷在满桌菜肴上。

“师父!”

“老郑!”

“老郑……”

枯瘦的身躯向后慢慢栽去……

郑耀先不知道自己是何时清醒的,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窗外响起《东方红》的报时音乐。晓武站在值班室,正在和医生争论着什么,看样子,他的情绪格外激动。

医院还是当年那座陆军医院,病房也还是曾经的病房,只是守在他身边的人,已不再是肝胆相照的徐百川。

街道上的人群依旧川流不息,没有人向病房望上一眼,也不会再有谁登上小山,冲医院方向庄严地敬礼。人世间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就此浓墨一笔勾销。

“师父,我要带您去北京,”晓武神情落寞地走进病房,怅然说道,“您的病……最好是去北京治疗……”

“你看着办吧,”郑耀先点点头,望着窗外那万道霞光,嗫嚅问道,“到了北京,你能让我去看看升旗吗?”

“师父,您已经不是囚犯了,这点小事不用和我商量。”

“那好吧……”自嘲地笑了笑,他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

“师父,钱部长想要见您,”看看师父的表情,晓武鼓足勇气又道,“还有徐百川,他现在是全国政协委员,一直都在打听您的下落。”

郑耀先没说话,怔怔地,不知在想些什么。当夜,他从病房悄然失踪了。

就在大家四处奔走,苦苦寻找他的下落时,郑耀先来到江边,登上宝儿当年遇难的礁石,眼望滔滔东逝的江水,不由悲从心来,泪如雨注:“老陆,宝儿……”一阵含悲带血的凄述,就此泣不成声,“你们看到了吗?我完成任务了。三十多年来,我没辜负组织的期望,终于完成了任务,可是你们都在哪儿呢?都在哪儿呢……”

波光粼粼涛声依旧,回答他的,只有江面上那低沉的汽笛声。

郑耀先失踪的消息传到了北京。老钱接到晓武的电话后,只是淡淡说了句:“不用着急,他丢不了,既然答应来北京,就肯定会来。你还是回来吧,小李这边又哭又闹,邻居们都快受不了了。”

“可我师父……”

“先别管你师父,赶紧回来。对了,有件事我要通知你:关于你的病退申请,组织上已经批了。以后在家要多陪陪小李,唉!算是对她的补偿吧。”

“好……”撂下电话拄着拐杖,晓武惆怅地走向飞机。

当他回到位于东城的家中时,京城已是华灯初绽。屋里乱得不成样子,小保姆龟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披头散发的小李直勾勾地盯着房门,待听到钥匙在锁孔里转动这才转怒为喜,苍白的面颊上总算涌出一层血色。

晓武拎着菜篮站在门口,先是看看遍地的狼藉,又瞧瞧迎面扑来的妻子,鼻子忍不住阵阵泛酸。

“你跑不了,再也跑不了!”死死攥住丈夫的手臂,小李哀求道,“我不闹了,你别丢下我好吗?”

“我不会丢下你。”

“骗人!你净骗人!”摇着头,小李万般委屈,“每回你都说不丢下我,可是一转眼,你就给我喂安眠药。我不吃药了行吗?那药很苦的……”同样是年过半百,可小李的性格却永远固定在二十年前,那场突如其来的政治运动中。

含着泪,颤颤巍巍地跪倒在妻子面前,晓武痛不欲生地说道:“从明天开始,你……你再不用吃药了,我……我退休了!”

“退休……”含着手指,疑惑地瞧着丈夫,她始终不明白这些人,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其实奋斗在安全战线上的人就是这样,一辈子,为了一个信念,便注定要放弃很多。

 

仲秋过后的北京,已透露着浓浓的寒意。郑耀先按照地址走进中央某部机关大院,当他突然出现在老钱面前时,瞧着他那身打扮,老钱忍不住落下眼泪:一身破旧卷毛的灰布中山装,裤子上还缝着补丁,眼见寒冬将至,可在他双脚上,居然还穿着一双夏天的旧凉鞋。

“组织上不是给你补发过生活费吗?”

“墨萍、宝儿和老陆的坟都需要钱……”

“那你怎么不向组织申请?”

“国家有困难,我不能给国家添麻烦……”

含着泪,从郑耀先手中接过红宝石戒指,老钱哽咽得无法自已。

“这是我从陈浮坟里挖出来的,当年给她入殓时,法医忽视了戒指,把这东西当成普通饰物随她草草下葬了。”

扭下红宝石,蘸蘸印泥,在白纸上印下篆体的“风筝”二字:“老郑,你的真实姓名我已经查到,只是……”看着郑耀先,老钱悲痛不已,“……你还有其他要求吗?组织上会尽量满足你。”

“不用为难了,这行的规矩我懂,能否恢复身份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掏出火车票递给老钱,这是一张张慢车硬座的换乘票。可怜的老郑,为了省下那为数不多的费用,硬生生嚼着干粮从四川一站站挨到北京,“替我报了吧,回头用这钱给老陆他们立座碑。活着的人有无身份并不重要,可牺牲的,怎么也该让后人知道,他们到底是为了谁……”

老钱紧紧拥抱住郑耀先,顷刻间,他的泪水湿透了那破旧单薄的衣衫……

“百年之后,希望组织能将我和他们埋在一起,有没有墓碑都行,我……我想他们……”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替你办到……”

郑耀先为破获“影子”一案,足足隐姓埋名了三十二年,但自始至终他也未能恢复自己的真实身份。但他无怨无悔,因为这是他的职责—— 一名优秀的特工,必须要遵守的职责。

韩冰等人均已故去,在他们身上留下的诸多疑点,也只能成为历史之谜,不可能,也没必要再去挖掘。“这辈子,有好多秘密都解不开了……不解了,就这样吧,人死为大,即使弄清了又有什么意义?”老钱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道,“还是让活着的人,别再留有遗憾了……”

 

两名中央警卫团的战士,行正步迈出天安门城楼,跨过金水桥,来到天安门广场。在朝阳初现的清晨,于嘹亮的国歌声中,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

一缕秋风飒爽,满头华发的郑耀先,目视那迎风招展的国旗,露出欣慰的笑容。随着国歌响起,他挺胸抬头,迎着和煦温暖的金色阳光,缓缓抬起手臂,向旗杆顶端的红旗庄严地敬了个军礼……

“我这一生,再也没有遗憾了,和那些牺牲的同志相比,至少我看到了这面红旗。对于一个隐秘战线的老兵来说,维护了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这就是最高的荣誉……”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一日下午十三时十八分,从天安门广场归来的郑耀先,因呕血突然晕倒在招待所,被立刻送往医院急救。当晚十九时十四分,一份有关郑耀先晚期胃癌的诊断报告,递交到某部首长的办公桌上。望着那些无情的字眼,老钱挥泪如雨几欲昏厥,他默念着郑耀先的名字,然而接下来说得最多的,就只有“对不起”这三个字。

二十点十八分,昏迷不醒的郑耀先,被医护人员积极抢救……

二十一点十八分,昏迷不醒的郑耀先,被医护人员尽力抢救……

二十二点十八分,昏迷不醒的郑耀先,在抢救中……

二十三点十八分,郑耀先仍处于昏迷……

零时十八分,郑耀先永远停止了呼吸……

他是带着笑容走的,作为一名隐秘战线上的老兵,他已无怨无悔。其生前贵为少将,死后却身无长物,唯一能留给后人的,也只有那种对待事业的执着。

他是一个神话,是供情报界的后生晚辈共同瞻仰的神话;他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所有危害国家安全的阴谋行径,在他面前终遭惨败;他是一个令人津津乐道的故事,传颂这个故事的人,将永远视之为特工经典。

三个月后,一九八○年初春,在山城市火葬场的骨灰保存间,多了一口崭新的骨灰盒。上面没有名字,没有照片,谁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只是在清明那一天,一个从北京赶来的腿脚残疾的人,抱着它走到江边,悄悄地,将骨灰撒进滔滔的江水……

四个月后,一个姓文的归国华侨,在山城公墓荷香的坟前摆上一束万寿菊,拜了几拜,然后走到江边,停在袁宝儿当年罹难的礁石旁。

他四下看了看,随手从石下摸出一个油布包。揭开包裹的防水布,看看油漆斑驳的改装电台,又从一旁拾起残破不堪的密码本。翻了翻,一枚带有特殊锯齿的邮票,被他捏在手中。将邮票翻转,背面映出清晰的小字:风筝,系原保密局少将处长郑耀先…… 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媒体评论

 《风筝》应该是谍战精品剧的一次回归。除了紧张激烈的情节,人物跌宕起伏的命运,剧中郑耀先对自我身份认同的纠结与自我救赎,都相当有看点。

想不到近期还有这么好看的小说。对国共之间的间谍战写得很真实,情节发展曲折离奇,故事感人,结局令人唏嘘不已。这是一部独特的“烧心”谍战剧。

《《风筝》谍战小说同名电视剧《风筝》北京卫视热播中 肖锚的最新力作》前言

 楔子

 

徐墨萍望着铁窗外簌簌而落的枯叶,嘴角泛起阵阵冷笑,那是一种充满遗憾、无奈和满怀愤恨的仇笑。现在的她就像那窗外的落叶一般,在挣脱束缚的同时,也被宣告了死亡。

身上累累伤痕,肋骨断裂处的剧痛,令她苦不堪言。她蜷缩在稻草堆,不敢动也动不得,连大小便也只好就地解决。她被深深的痛苦煎熬着。

她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干掉郑耀先,但最终他都机警地逃脱。现在,这种遗憾已化为深深的自责,以至于面对军统特务的严刑拷问,她彻底改变了往日的淑女形象,对敌人连讽带刺。

郑耀先,这个臭名昭著的军统特务头子要来见她,也许他是想在猎物濒死前,再享受一次折磨对方的快感,总之,对这两手沾满血腥,代号为“老六”的大特务,徐墨萍已下定决心要和他周旋到底。她本着只要对敌人有利就坚决不做的原则,郑耀先越是急于知道我党的机密,她越是三缄其口,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对待刑讯和被刑讯,都达到了顶端。最后,徐墨萍发现一个令敌人无计可施的办法,居然是打击和报复对手的最佳手段,至少郑耀先已被她整得筋疲力尽,几近崩溃。

 “你有种!”在昨天刑讯结束前,郑耀先冷着脸对她竖起大拇指,“老子几乎把所有刑具都给你过了一遍。好样的,你真是好样的!”

“呸!畜生!”狠狠啐了郑耀先一口,徐墨萍那双被血水浸泡数日的眼睛,闪烁出吓人的寒光。

“你赶上好人啦!”郑耀先瞧瞧地上和着碎牙的血痰,冷冷一笑。他的笑有点邪,阴森恐怖的脸上,令人无法琢磨在想些什么。

徐墨萍没有选择在沉默中爆发,她认为和这种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像她这样至死不屈的共产党,郑耀先见识多了,能叫这种人开口往往是在刑场,也就是在刽子手举枪的一刹那,从他们嘴里喊出的那句“中国共产党万岁”。

“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郑耀先瞧瞧已分不清模样的徐墨萍,突然有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明天,你解脱了,我也解脱了。”

多少个日日夜夜,在斗智斗勇中疲惫不堪的徐墨萍,内心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欣慰感,在她看来,郑耀先这个恶魔,也会有大慈大悲良心发现的那一天,他和地狱中的魔鬼,算是暂时划清了界限。

“再见了,同志们!”徐墨萍暗暗地呼唤着,心中夹杂着一丝期盼,“一定要为我报仇……”

“一定要为我报仇!”这是徐墨萍临刑前唯一的心愿,她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默念了无数遍。

“我知道你恨不得吃了我,”这是郑耀先见到徐墨萍之后的开场白,“你虽然什么都没说,可我还是顺藤摸瓜,从你身边逮住几个人。”看着徐墨萍的表情,他又补充道,“不过这些人的嘴和你一样硬,也是什么都不肯说。”

徐墨萍笑了,这是她被捕之后,最舒心的微笑。

“你说这是何必呢?又不是叫你投靠小日本,犯得着对政府这么死硬吗?”郑耀先一屁股坐在她身边,顺手掏出香烟。

“离我远点!”尽管浑身疼痛欲裂,徐墨萍仍坚持着向一旁爬去。

郑耀先不以为然,点燃香烟后狠吸一口,突然问道:“有没有给你收尸的?如果没有,我找人给你订口棺材。”

徐墨萍冷哼一声,没作回答。

“我把看守都支开了,有什么后事和未了的心愿你就说吧,别客气。”郑耀先的脸色忽然黯淡沮丧,语气中充满了淡淡的哀愁。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反倒令徐墨萍大为不解。她暗自猜想:这狗特务还想耍什么花招?

“祝你一路顺风,”长叹一声,郑耀先的眼睛湿润了,“送你上路的……是你的同志,你……你不要恨他,行吗?”

“你说什么?”徐墨萍被这莫名其妙的话搞得目瞪口呆。

“在你被捕前,那份还未送出的情报,现已到达了延安。由此,几十名潜伏在我党内部的二处(军统)谍报员从此下落不明。听到这个消息,你还有什么遗憾吗?”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徐墨萍望向郑耀先的目光充满了诡异和不解。那份未及时送出的情报,始终是她最大的遗憾,因为在这份情报上记载的人物,均是国民党军统局安插在我方的高级特工。可想而知,如果未能除恶务尽,他们将对中共政权构成什么样的破坏力。  

“你放心走吧……”郑耀先没再多说,他默默掐灭烟头,站起身碾碎灰迹,慢慢地向门外踱去。随即牢门被重重掩上,一头扑进昏暗中的他,已是愁绪千转:“墨萍,我的好同志,再见了……”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