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北京宴(精)

北京宴(精)

I S B N :9787229128210 作    者: 子君  出 版 社: 重庆 出版时间: 2018-01-01 版    次:初版 开    本:32开

定价 ¥42.00
广购价 ¥ 30.70 ( 73 折)为您节省 ¥11.30
促销 免邮券 公益捐赠专用免邮 领取卡券
卡券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北京宴(精)》内容简介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散场了,我们还是好姐妹!
青春短暂,闺密难得,才会显得如此弥足珍贵。
小说的女主角们是身在北京打拼的五个闺密,有女公关年小舞、记者李佩娟、日语老师安素、漫画迷小Q和女作家碧生。闺密之间发生了很多有笑有泪有血的故事,通过她们的生活与梦想,交织出一幕幕痛并快乐着、美丽却又伤感的闺密情愫。
拿起这本书,那些属于闺密的记忆瞬间扑面而来……
彼时的闺密已经长大,属于青春的飞扬和放肆也逐渐远去,留在脑海里的,是一颗已经斑驳的心。

《北京宴(精)》编辑推荐

是小说,更是一封长情告白! ——写给那些年,那些有伤的闺密—— 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和岁月。 只有你懂我,总能以正确的方式安慰我。 当我犯错的时候,你从来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指责我, 而总是能以一种正确的、恰到好处的方式来安慰我。 如果有一天, 我们终于忘掉那些过错, 拥有的,只剩下一场疼痛而又快乐的往事! ——好的友情像爱情!—— 友情比爱情坚固,你知道的,不管离得多远,我们总是心系对方。 女生间的友情,并没有那么伟大,也许只是各种零碎的无关紧要的小事,有时候幼稚又狗血,却又让我们痛哭流涕。虽然没有人能够陪你走到*后,但是每一个携手走过一段旅途的人都是缘分,爱与恨,快乐与痛苦,都值得珍惜。

《北京宴(精)》目录

 (上)那些年,那些有伤的闺密
年小舞:没有女神的童话,算什么童话/ 002
安素:时间变得不那么嘈杂和漫长/ 006
佩娟:后天拼命努力,拗出来的气质/ 010
小Q:连两个小蹄子都一模一样/ 016
碧生:有你很好,没你如何是好/ 018

(中)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男人和岁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美好又淡然/ 038
如果你想要我,就先满足我/ 062
我一直找你,没想到以这种形式重逢了/ 106
你说你想我,你快说你想我! / 122
将回忆倒空:她还年轻,他有的是时间/ 142
他的回答第一次没有及时:你喜欢我吗? / 164
男人多活二十年,就会懂女人/ 186
我是男人,和其他男人一样! / 217
我是她的女儿,她是我的妈妈/ 234

(下)只有你懂我,总能以正确的方式安慰我
为了我,不要死,要活/ 254
这次,她承担不了,她也解释不清/ 277
我的确对不起她,但是我没有对不起你/ 290
碧生不会回来,但我们不是有了彼此吗? / 312

《北京宴(精)》作者简介

 子君,作家,编剧,“鲁豫有约”签约撰稿人。
著有小说、散文、书评若干,就是不写诗。自媒体人,在微信公众号“最疼女小鞭”发表原创故事近500篇。还是记者,这个不扩展,集“累泪雷”于一身。
写写写,买买买,就是你楼上那个深更半夜扔垃圾的“怪咖”女邻居。
嗜书嗜衣服,唯文字与臭美不可辜负。

《北京宴(精)》试阅

  “那呢,那呢!8387 的Mini Cooper!”小Q兴奋地大叫,雀跃地宣布她的新发现。
三人顺着小Q手指的方向,果然发现了年小舞暗红的Mini。
但是除了年小舞的车,她们似乎还发现了别的东西——一个酩酊大醉的姑娘。她正被两个男人连拖带拽,几乎快被扛起来了。姑娘显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肢体不听话地无力挣扎,挣脱的胳膊不断地被男人捉住,然后继续被架着肩膀,拖向一辆黑色的“牧马人”。两个男人差不多都有一米八左右,其中戴墨镜的比另外一个看着要结实一些,忽然,车里出来一个个子稍矮一些的男人,大概一米七上下,迎着两个大汉走了过来——情况很显然,碰见“捡尸”了。
小Q惊讶地张开嘴,觉得情况有点不对,安素渐渐松开了佩娟的胳膊,佩娟感受到之后,严肃地看着安素,拽住安素的胳膊,嗫嚅着:“他们人多……”
一直扶着太阳穴的年小舞忽然精神了,愣了一秒之后,把手机往小Q手里一塞:“开到录像功能,对着我。”
年小舞挺了下腰板,脸上潮红,酒劲儿还没全下去,一抖肩膀,把佩娟甩了一个趔趄。
佩娟急了:“小舞,还是报警吧!”
年小舞闷闷地丢了一句:“警察来了,都完事儿了。”她跺了两下高跟鞋,大步流星地向三个男人走过去。佩娟还想阻拦,只听年小舞一声大叫:“许小晴!你个小贱货,让你姐我找他妈一晚上!”
三个男人吓一跳,回头一看,一个醉醺醺的女汉子甩着膀子就过来了。这年小舞还别说,晃也不晃了,笔挺地踩着十厘米的细跟儿“铛铛”杀了过来,一个急刹停在面前,一把抓住不省人事的姑娘,怒目圆睁:“看什么看!把我妹松开!”
三人迟疑一下,毕竟是江湖老手,一看年小舞这架势就是来多管闲事儿的,顿时火冒三丈,原本架着姑娘左肩膀的大汉放下姑娘,胸往前一挺,一块阴影从年小舞头顶一直罩到脚底板。
“都出来找乐子的,你丫别找不痛快!”大汉恶狠狠,怒目而视。
“去你丫的!这是我亲妹!我不管我妈劈死我!”
年小舞脸色乌青,杏眼圆睁,甩开膀子索性把掉了一半的披肩全部扯下来摔到地上,左手丝毫没有松开,反而拽得更死了。
年小舞迎着大汉凶狠的目光,完全不甘示弱,眼里满是“我豁出去了,你敢把老子撕两半儿”的咄咄逼人,气势汹涌。大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哥们,两个男人张着嘴,狐疑地把目光还给大汉。年小舞心里暗自落定三分。不能松,一松就输了,余光瞄到大汉精壮的肩膀,年小舞内心一阵狂跳:这要给我一下子,不死也得半条命。她的胸腔像是有一面停不下来的虎皮鼓,“咚……”“咚……”,她努力保持着心脏的节奏,她明白这鼓点儿要稍微一乱,她马上会败下阵来。看着不省人事的姑娘,她绝对不能输……
“你妹妹?!”
僵持对峙了两分钟后,大汉因强壮身体而产生的优越感,终于被年小舞杀破狼般的冲击波攻下一个阵地,但他仍然不是十分相信眼前的年小舞是猎物的亲姐——不过你别说,长得还真有点像——去他妈的,现在姑娘化了妆,都他妈一样……
“你说是你妹妹,怎么证明?”大汉反问。
“证明?!你把我妹给我松开!”年小舞歇斯底里地大叫,“你再不松开老子跟你拼命!”
大汉被突如其来高亢尖细的嗓音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优越感又后退了一节,一个不小心踩在醉酒姑娘的脚上,姑娘已经完全没有知觉,吭都没吭一声,一摊肉泥一样贴在右边的男人肩膀上。
“许小晴!你他妈喝成这样丢人丢到这里来了!你看我今天不揍你一顿!不打死你我跟你不姓一个姓!”
年小舞趁着右边男人一放松警惕,狠命把姑娘往自己怀里一拉,不料她鞋跟太细,根本承受不了一个醉酒人重量的冲劲儿,往后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到地上——姑娘正好扑在她怀里。
年小舞胸前的扣子也开了一颗,鞋也掉了一只,露出一条修长的大腿。
三个男人都看呆了,不知道是因为年小舞的大腿,还是眼前的情景太戏剧化,他们盯着地上的俩女人,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此时,年小舞往左边一侧头,对着不远处拿着手机录像的小Q大喊:“拍你妹拍!敢传上网老娘撕烂你的脸!”
男人们循声望去,只见三个女人站在不远处,其中一个矮小瘦弱的姑娘,正举着手机,朝这边拍摄,不知道拍了多久了。刚才用前胸阻挡年小舞的大汉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俩同伙,一歪头,汉子们茫然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如此悍妇,让他们不得不相信,他们在酒吧里下迷药确实迷倒了人家的亲妹妹。眼瞅到嘴的肥肉,不吃,这一晚上还能睡着么?怎么想大汉都气不过,愤愤地转回来,想抢姑娘。这时,身后矮小男子拉着大汉的手肘,头偏向一侧录像的小Q,示意:“我们暴露了,走吧。”大汉看着哆哆嗦嗦的小Q 愣了一下,骂道:“拍什么拍,没见过吵架!我们是熟人!再拍砸你手机!”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佩娟举起手机,大声地喊回来。
大汉往地上啐了一口,一回身:“操,晦气。走!”
三个背影快速上了“牧马人”,“嘭”地关上车门开走了。
年小舞暗自松了一口气,对着车骂道:“别让我再看见你们!混蛋!一帮孙子居然把我妹……”
正骂得起劲儿,胳膊被第一个跑过来的安素扶起。
“亲姐,行了,人都走了。”
年小舞长舒了一口气,发现站不起来,这姑娘死沉死沉地压在身上。
“别扶我,先把这货扶起来,我腿压麻了。”年小舞露出痛苦的表情,眉毛眼睛拧到一块儿。
“小舞姐,你好棒啊!简直是我的偶像啊!”小Q 在年小舞周围蹦蹦跳跳,崇拜写了一脸。
“霸气外露。”安素掩嘴,帮年小舞捡回甩出老远的披肩,“还要吗?”
“要!怎么不要!三千多块呢!”年小舞嚷嚷。
“哈哈哈哈!”三个人看着年小舞认真的表情,想起她刚才的悍妇戏码,捧腹不已。
“你不当演员可惜了。”
年小舞噘噘嘴:“我就中戏毕业的,可不就是演员嘛。”
“这姑娘咋办?”佩娟开始翻姑娘的口袋,什么都没有,手机也没有。佩娟无奈地一摊手,一无所获。
“现在几点了?”年小舞问安素。
“凌晨两点半。”小Q 回答。
“往前走走,湖边有椅子,咱们坐着,等着看日出吧。”
年小舞已经站起身来,安素和佩娟扶着姑娘,小Q 拎着三个人的包包,站在一边。
“好耶!”小Q 雀跃着,蹦跳着往前跑,一副心肺全无的样儿。佩娟无奈地摇摇头,年小舞手拎着高跟鞋,光脚走在水泥路上,不时侧头打量眼前的姑娘,玲珑有致的身材,精致的五官,火红的长裙,活脱脱的美人坯子,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成年人,顶多十五六。年小舞叹口气,世风日下,十几岁的小姑娘,都有人敢动。她努力回忆着,曾经的自己在脑海中不断地刷新,刷成一段一段的蒙太奇镜头。从初中的小美人坯子苦练芭蕾舞,埋头学习,最后进了美女如云的中戏,人生第一场戏后,彻底毁了三观……
姑娘,没有金刚钻,揽什么瓷器活——喝不了就别喝多,想喝多就坐自家地板上喝,出了你们家地界儿,那可就指不定上谁家的席梦思了。你觉得除了你爸,这世界上的大叔都会拿你当女儿?年小舞越想越气,照着姑娘的屁股就是一脚。
“哎!你这小暴脾气……”佩娟连忙口上阻止,因为她抽不出手来阻挡小舞的脚丫。
“熊孩子。”小Q 不以为然地冲着无知觉的姑娘,调皮地努了努嘴,用指尖刮了刮姑娘粉红的小脸。这下轮到三个人惊讶,不约而同:说你自己吧?
小Q 一蹦一跳地往前去了,五个姑娘,一前一后,前面的小Q跳得欢实,后面的小舞则完全酒醒,拖沓地跟在安素和佩娟身后,像被抢了玩具的孩子一样噘着嘴,一步一蹭,不知何时已重新穿好了高跟鞋。“嗒嗒,嗒嗒……”安素听着后面有节奏的响声,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宁,碧生走后的第一次安宁,仿佛身后走着的是碧生,你不用回头,也不必看,碧生一定在那里。佩娟抬头看了一眼路灯,又看了一眼星星,手机没电了,明天不知道该如何向老公解释今晚的行踪——直接承认记不住老公的电话号码,似乎也挺让人难为情。
五个人安安静静地兀自前行,似乎她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似乎这个场景是已经发生了无数次的循环往复。
假若,人生只如初见。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