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河神(精)

河神(精)

I S B N :9787519028756 作    者: 天下霸唱  出 版 社: 中国文联 出版时间: 2018-01-01 版    次:初版 开    本:32开

定价 ¥59.50
广购价 ¥ 39.30 ( 66 折)为您节省 ¥20.20
促销
卡券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河神(精)》内容简介

 凡有江河经过的城市,总是少不了浮尸。《河神》这本书,讲的当然是“河神”郭得友,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天津巡河队的一位水上公安,捞了一辈子河漂子。书中的人物和事件,在过去的那个年代大多有原型,但在小说里也不全是真人真事,加进去不少民间传说、风物掌故,以及失传已久的奇闻怪事。

《河神(精)》编辑推荐

1 天下霸唱自己曾说,“写一部《河神》耗费的精力,相当于完成八部《鬼吹灯》,内容上*精彩!”以“聊斋方式”,集侦探推理、悬疑探险、历史掌故、灵异事件、民俗风情于一体,讲述天津卫尘封百年的诡异奇闻。2 《河神》独家全新版本。联合同名网剧重新开发,一样的内容,不一样的味道,让“河神”更加具体和深刻,精装典藏,献给网剧粉的绝佳礼物。3 附录“河神辞典”,听天下霸唱讲述老天津卫美食、方言、民俗,零距离感受别样地域文化魅力。

《河神(精)》目录

 第一章 水上警察队
第二章 闸桥底下的水怪
第三章 魏家坟镜子阵
第四章 老龙头火车站奇案
第五章 吴老显菜园奇遇
第六章 铁盒冤魂
第七章 荷花池下的棺材
第八章 十字路口的凶宅
第九章 楼梯上是谁
第十章 恶狗村捉妖
第十一章 枪毙连化青
第十二章 河底电台
第十三章 人体炸弹
第十四章 炕上的女尸
第十五章 灶王爷变脸
第十六章 海张五埋骨
第十七章 行水丹取宝
第十八章 209号坟墓
第十九章 玄灯村平怪
第二十章 粮房店胡同凶宅番外:水上公园青龙潭后记:“河神”的故事附录:“河神”词典

《河神(精)》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中国最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之后,在华人中传播最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类在充满未知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炼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

《河神(精)》试阅

 第一章 水上警察队九河下稍天津卫,两道浮桥三道关;南门外叫海光寺,北门外是北大关;南门里是教军场,鼓楼炮台造中间;三个垛子四尊炮,黄牌电车去海关。
这个顺口溜,是说旧时天津城的风物。民国那时候,南有上海滩,北有天津卫,乃是最繁华的所在。河神的故事,大部分发生在天津。首先得跟您讲明了,我可不敢保证全都是真人真事,毕竟年代久远,耳闻口传罢了。我一说您一听,信则有不信则无,不必深究。上岁数的人们,提到天津经常说是“天津卫”。天津卫的“卫”当什么讲?明朝那时候燕王朱棣扫北,后来登基成为明成祖,在天津设卫,跟当时的孝陵卫一样属于军事单位,是驻兵的地方。大明皇帝把从安徽老家带过来的子弟兵驻防于天津,负责拱卫京师,所以管这地方叫天津卫。到了清朝末年,天津已是九国租借,城市空前繁荣,三教九流聚集,鱼龙混杂,奇闻异事层出不穷。天津城北依燕山,东临渤海,上有白洋淀,下有渤海湾,地处九河下稍,实际上主要是五条河道,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淹死在河里。打前清那阵子开始,成立了一支捞尸队,专门负责打捞河中的浮尸,进入民国以后,捞尸队归入警察部门,命名为“五河水上警察队”。旧社会的警察局等同于衙门口,起初的捞尸队不是水警,属于自发性质的民间组织,个顶个是游泳健将。由于河中的浮尸腐烂发臭,会污染河水,看着也是可怕,因此城里的民众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请水性好的人把浮尸打捞出来。但是做这行当,光凭水性好还不成,胆量也要够大,必须压得住邪祟。各条河道中每年少说淹死上百人,主要是夏季游野泳溺亡,以及落水轻生之人,还有些来历不明从上游漂过来的浮尸,俗称“河漂子”,也有惨遭肢解,扔到河中毁尸灭迹的凶案遇害者。这横死、屈死的人多了,免不了闹鬼,不管现在怎么看这种事,反正老时年间的人们,对鬼神之事非常迷信。凡是从河中打捞的浮尸,通常是送到义庄存放,有人负责看尸守夜,直至最后抬到坟地埋葬,从头到尾全是捞尸队的人负责。这些人,除了水性好、胆量大,也有自己的一套法子,能够驱鬼除邪,否则做不了这份差事。当然这些个旧皇历,全是以前的迷信之说。民国以来,捞尸队变成了“五河水上警察队”,不过老百姓仍习惯称他们为捞尸队,也叫巡河队,直到解放之后,才改为水上公安这个部门。咱们这本书里提到的“河神”,单指一人,此人姓郭名得友,在家里排行第二。郭二爷水性好得出奇,冬天河面冻住了,刨了冰窟窿就能潜下去。他的俩眼珠子倍儿亮,猛一看好赛画中的人物。他在五河水上警察队当差,整天跟河漂子打交道,几十年间破过无数骇人听闻的奇案,也救过许许多多落水之人的性命,生平经历极富传奇色彩。天津人喜欢给人起绰号,叫起来上口、好记,也好听,老时年间的人们提起郭师傅,都说他是“河神”,倒不是龙王爷之类供在庙里的神明。“河神”的故事全是听老辈儿人讲的,“鬼水怪谈”只是其中最精彩的部分,内容很离奇,情节是一环套着一环,听着特别勾人腮帮子,比评书还过瘾!咱们闲言少叙,开头先从“桥下水怪”说起。
第二章 闸桥底下的水怪一那是在1949年前,民国某年春节前后,捞尸队带头的老师傅因故身亡。郭师傅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人头儿熟,地面儿也熟,由他在捞尸队挑了大梁。当时队里总共也没几个人,全指望这份差事混口饭吃。这些人算不上正式的警察,搁现在跟临时工的性质差不多,每月赚不了几块钱,收入甚至不如街面儿上的臭脚巡,平时还得找别的活儿养家糊口。咱们说“桥下水怪”这件事情,是发生在转过年来的夏天。事发地点在闸桥附近。以往所说的闸桥,是指三岔河口附近的一道水闸。闸旁还有座大桥,建造于清朝末年,可以过人过车。实际上闸是闸、桥是桥,大闸和大桥两码事儿,只不过挨得很近,人们习惯合起来叫“闸桥”。当时天热得好似下火,闸桥河沿儿上整日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做买做卖的很多。天津卫是聚宝盆,养活穷人也养活富人。富人多了,贼偷就多。现今往往把贼和偷混为一谈,在旧社会却有不小分别。偷一般是指在街上掏人钱包的勾当,到店铺里顺手牵羊也算偷。贼这个行当同样分为好几种:有钻天儿的飞贼,蹿房越脊,走千家过百户,拧门撬锁,窃取财物;更有入地的土贼,挖坟掘墓,专门在死人身上发财;另外又有一路水贼。既然是水贼,可想而知离不开水。西头住了个水贼,这人没大号,有个小名叫鱼四儿,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贼。拿天津卫老话来说是鸟屁一个,不值一提,可还有句老话——“鸟屁成精,气死老鹰”,鱼四儿就有点那个意思,本事不大贪心不小。他也没别的手艺,只会编“绝户网”。咱得先说说什么叫绝户网。通常在河上打鱼,都是撑开一张网,围着网有圈竹篦子,伸到河里沉一会儿,然后抬上来。这样从河中捞出鱼虾,有时候能捞出鱼来,有时候捞不出来,捞一网水草、淤泥、河底的破鞋也是常事。鱼四儿编的这种绝户网,是河有多宽网有多宽,整个拦在河中,用竹竿子打桩,渔网缠着竹竿子绕上好几层,形成一个用网墙围成的迷宫,外边仅留一道口子。鱼从上游过来,到网前就给拦住了。河里的鱼哪识得厉害,只顾顺着网墙往口子里游,进去就让重重渔网困住了,好像进了迷魂阵,怎么绕也出不来。而且这渔网的网眼格外细密,再小的鱼也钻不过去,所以叫绝户网。这招太狠了,河里的鱼有一条是一条,不过来则可,只要过来,全得让这张“迷魂绝户网”给兜进去。鱼四儿每天夜里偷着设网,天不亮再把网撤掉。早上出摊儿,叫卖晚上打到的鱼,各种各样的河鱼、河虾大小不一,装到木盆、木桶里吆喝出去。官面儿上不让用绝户网打鱼,河里平时还要行船,缠到网墙上也容易出事。鱼四儿怕让人逮着,总得换地方。这一天云阴月暗,他天黑之后到闸桥底下插网,忙活完了已是半夜,一个人在桥上蹲着抽烟。此时有个拉车的,刚送完客人收车回来,正好打桥上过。这个拉车的认识鱼四儿,俩人是多年街坊,好心告诉他:“闸桥底下水深,夜里经常有人在桥底下看见水怪,那俩眼跟两盏小灯似的。据说前些年还个女的在这儿投河,至今没捞到尸首。平时游泳的人们都不敢上这儿来,你可小心着点儿!”鱼四儿啐道:“别你妈吓唬四爷!四爷捞了这么多年的鱼,也没瞧见这条河里有什么出奇的东西。真要是捞个女尸上来,四爷就把这死人抱回家当媳妇儿,不图有用图热闹呗!”那拉车的借着说话走过来,找鱼四儿对个火抽烟,俩人在桥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鱼四儿问:“你今天抽的是哪门子风,怎么这么晚才收车?不怕你媳妇儿在家偷汉子?”拉车的一脸得意:“今天拉了个好活儿,给钱多,就是道儿有点远,这才刚完事儿。”鱼四儿不信:“嘛玩意儿就钱多?你个臭拉胶皮的见过钱吗?”拉车的也骂:“吹你妈个牛,就好像你见过似的,接着捞你的鱼吧!”说话要走,鱼四儿也想回去眯一觉,到后半夜再来撤网。这时候忽听河面上有动静,好像有人摇晃那些撑着网的竹竿。俩人好奇,起身往桥下看。桥底下的河面上黑漆漆一片,只看见插在河里的竹竿不停晃动。鱼四儿大喜,准是兜着大家伙了,挣扎起来能把整个网搅得直晃,想来这东西小不了。民国初年,曾有人在三岔河口逮着过磨盘大的河鳖,鱼四儿就寻思:“有可能是河里的大鳖!听闻鳖头里有颗肉疙瘩,把这东西挖出来泡水,然后再用这个水洗眼,有明目之效,瞎子洗过眼都能看见东西。该着四爷时来运转,今儿个可你妈发财了!”想到这儿,他赶紧让拉车的跟着帮把手,俩人在桥上起网。此时夜色正深,他俩把渔网整个提到大桥上,看不清那里面兜着什么,反正是挺大的一团,瞅那轮廓既不是鱼也不是鳖,似乎有胳膊有腿,散发着一股死鱼的气味,臭不可闻。拉车的胆小,到这时候有点害怕了,跟鱼四儿说:“四哥,你先忙活着啊,我媳妇儿还在家留着门等我回去呢,时辰不早了,我可得先走一步……”嘴里说着话,扭头拔腿要跑。鱼四儿贼胆包天,伸手拽住拉车的。看那洋车前头挂着一盏马灯,他一把摘下来,说道:“走哪儿去?先借你马灯照照,我得瞧瞧我从河里捞出来的这是什么东西。”拉车的本不想借,奈何鱼四儿手快,只好一同去看。两个人走到近前,挑着马灯察看被绝户网缠住的东西,但网子编造得太密,不解开根本看不见里头有什么。鱼四儿也不敢把网子整个解开,扯开条缝儿往里看。一看看到了,吓得他叫了声:“哎呦我的妈妈娘呀,是个死孩子!”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