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

I S B N :9787229129453 作    者: 陈渐  出 版 社: 重庆 出版时间: 2018-02-01 版    次:初版 开    本:32开

定价 ¥39.80
广购价 ¥ 29.10 ( 73 折)为您节省 ¥10.70
促销
卡券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内容简介

 《西游记》中唐僧师徒经历的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这些案环环相扣,连绵不绝,穷尽了人世间罪案的种类,案案直指人性深处的贪婪,自私,恶。
大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春三月,霍邑(今山西霍县)县衙远远走来一名僧人,这僧人年有三十,眉目慈和,仿佛眼内的一切都让他充满了喜悦。
他叫玄奘。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满脸大胡子、高鼻深目、肤色黝黑、偏生裹着白色头巾的西域胡人。这胡人身材高大,背着个大包袱,一路上东张西望,活泼有趣。他是玄奘的大弟子天竺人波罗叶。
……
这一前一后走来的二人,便是名著《西游记》中唐僧和孙悟空的真实原型。从踏入霍邑*步起,他们便注定卷入整个西游阴谋与诡案的核心——十八层泥犁地狱,这座地狱是局亦是饵,是人世间所有的罪恶,是九九八十一案的起点,更是大唐国祚得以延续289年的历史绝密。
这座地狱大门早已开启,只待玄奘师徒入局见证……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编辑推荐

◆九九八十一难,实为八十一案! ◆首次将吴承恩笔下的神魔世界,重新还原到历史现场! ◆十万八千里漫漫取经路,成为一个接一个的罪案现场! ◆妖魔鬼怪一一现出人形,名著《西游记》焕发新奇光彩! ◆每个人、每尊神、每头魔、每只怪,全部原型登场! ◆文学名著和真实历史交相辉映,古典叙事和现代探案融会贯通! ◆中国文化悬疑小说经典之作! ◆影视、游戏、有声、数字等全版权呈现! ◆从“降妖除魔”取经,到“惩恶缉凶”探案! ◆认准紫焰文化悬疑小说,中国原创小说全版权专家!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目录

 楔子一
楔子二
第一章 唐朝僧人,天竺逃奴
第二章 锯刀锋,闺阁事
第三章 大麻,曼陀罗
第四章 兴唐寺,判官庙
第五章 第三次刺杀
第六章 偷情的女子,窃香的和尚
第七章 死去,活来
第八章 魏道士,杜刺史
第九章 坐笼,暗道
第十章 天竺人的身份,老和尚的秘密
第十一章 凿穿九泉三十丈
第十二章 官司缠身幽冥中
第十三章 君是何物?臣是何物?
第十四章 策划者、参与者、主事者
第十五章 魂入幽冥,魄渡忘川
第十六章 鬼门关、阎王殿、泥犁狱
第十七章 了红尘,断生死
第十八章 谋僧手段,帝王心术
第十九章 自嗟此地非吾土
尾 声
附 录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作者简介

 陈渐,著名悬疑推理作家,紫焰品牌作家,西游叙事革新者。因深厚的史学功底和超凡的想象力,在国内悬疑推理作家中颇具声望,其笔下风云变幻,时有惊雷,极具文学感染力。
《西游八十一案》系列是其研究古典名著《西游记》多年,查遍史书典籍,删改数十次的呕心沥血之作。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试阅

 楔子一

大唐武德四年,益州空慧寺。
和尚的僧袍拖在石阶与青苔之上,三尺戒刀摩擦着青石,发出金石之音。日色朗照,禅房内似乎幽宓无人,只有远远的几处鸟鸣。
然而当和尚走上石阶,禅房内却传来一声苍老的叹息:“长捷,虽为杀人事,亦是菩提心。但若存了杀人念,你便落了下乘。”
和尚身子一抖,提着戒刀慢慢推门而入。
“终于要动手了吗?”老僧趺坐在蒲团上,含笑看着他。
和尚眼中涌出了泪水,手捧戒刀,木然道:“这把刀,弟子浸泡在深泉中三夜,上有浮游三千;又曝晒三日,上有佛光百尺。特来为师父送别。”
老僧只是微笑看着他,脸上露出浓浓的不忍:“今日之后,对老衲而言,无非一死而已,诸德圆满、诸恶寂灭。三界红尘,再不入我眼。可你……今日之后,诸天神佛,将再不会庇佑你;世人亲朋,再不会赞颂你;这大唐天下,将再无你的立足之地;你内心的戒律也会轰然崩塌,你将终生躲藏于黑暗之中,逃避着自己的内心。你的修行将永远不会成功,死后沦入泥犁阿鼻狱,受那无穷无尽、亿万劫的苦……这些,你能忍受吗?”
“弟子……”和尚的额头冷汗涔涔,却咬牙道,“弟子纵九死而不悔。”
“死,是最简单的事啊!”老僧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或许,这便是你的修行之路吧!空手把锄头,步行骑水牛。人在桥上过,桥流水不流。咄——”
一偈唱完,闭目垂眉,宛如入定。
和尚忽然泪流满面,伏地大哭,随后手中戒刀一挥,颈血上冲三尺,老僧的头颅砰然而下。
戒刀叮当落地,这一刹那,和尚的脸上血痕弥漫,竟有一丝狰狞之色。他兜起僧袍,裹住老僧的头颅,踉踉跄跄地站起来,一步步朝禅堂外挨去。
千年古禅堂,百年青石阶,淋淋漓漓洒了一路的鲜血……





楔子二

大唐武德六年,河东道霍邑县。
县衙门在城东,面前是繁华的正街,衙门口坐北朝南,开着八字墙,墙上张贴着各种公告,日晒雨淋,现出斑驳的颜色,风一吹,破烂的纸片从墙上撕裂,被风卷着飘扬远去。
霍邑是河东重镇,从黄河渡口的蒲州去太原的必经之地,人烟繁华,商旅众多,县城热闹无比。这一日黄昏,就在正街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名灰袍草鞋的僧人远远走来,他手中持着一只红檀木的木鱼,手里的木槌有节奏地敲击,发出悠远的响声,和这喧嚷的大街很不协调。
那和尚到了县衙的八字墙外,看了看台阶上架着的鸣冤鼓,并不去敲,忽然诡异地一笑,手里敲击着木鱼,抬脚走上台阶。
二堂上,霍邑县令崔珏斜倚在一张红底轧花羊毛毡上,翻看着凭几上的卷宗。正在此时,忽然听见仪门外响起嘈杂的声音,木鱼声声,震荡耳边。
“怎么回事?”崔珏不高兴地道。这位县令二十有八的年龄,相貌儒雅,脸上挂着淡淡的笑,纵使穿着绿色官衣,戴着软脚幞头的官帽,也没那种严肃气概,懒懒散散的,颇有魏晋名士的风度。
门外有胥吏奔了进来:“启禀大人,衙门外有个僧人闯了进来,非要面见大人。我说大人正在处理公务,稍后通报,他居然大力敲起了木鱼。”
那胥吏话音未落,木鱼声中,一声佛偈响起:“一钵千家饭,孤僧万里游。为了生死事,乞化度春秋。明府大人,贫僧不远万里而来,特向大人化个缘法。”
崔珏笑了:“这和尚有点意思,请来吧。”
和尚在差役的带领下,一脸平和地走进堂上,也不待招呼,径直在崔珏对面盘膝而坐。
“大师法号怎生称呼?”崔珏见这和尚粗狂,也不起身,淡淡地问。
“法号是甚?”和尚一翻眼珠,冷冷道,“只为佛前一点缘,何必名目污人间。”
“哦?”此时禅宗还未兴盛,净土宗风靡大唐,打机锋的和尚不多,崔珏一时新鲜起来,含笑问,“和尚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从娘胎里来,到我佛钵盂中去。”和尚道。
崔珏无奈了:“那么……法师来找下官有什么事?要化什么缘法?”
“贫僧要化的物事,只有大人才有,因此不远万里而来,只是不晓得大人给不给了。”和尚倨傲地道。
崔珏哑然而笑:“下官又有什么是别人没有的?”
“大人这条命!”和尚古怪地笑道,“这颈上头颅,身外皮囊。”
崔珏脸上变色,跪坐而起,脸色阴沉地盯着和尚:“法师在开玩笑?”
“这一路上,风霜磨去我三件僧袍,黄土洗掉我九双芒鞋,”和尚缓缓道,“只有我手中木鱼,越磨越光,可以照见我心。是否当真,我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崔珏神情凝重,见这和尚年有三旬,面皮粗粝微黑,满头满脸都是风霜之色,身上的僧袍补丁摞补丁,早已破得不成样子。脚下的芒鞋更是连鞋底都磨穿了,脚跟直接踩在了地上。一双大手骨节宽大,茧子粗厚。看来确乎行走万里,不是来跟自己开玩笑的。
“下官这条命,怎么会引起法师的兴趣?”崔珏心神慢慢稳定,脸上甚至带着笑容。
“你生于前隋开皇十四年,三岁能诵《论语》,七岁能作文章,年方弱冠,就名满三晋,诗词文章更是号称前隋第一,时人称许为‘凤子’,因此你便以凤子为号。不过你命途多舛,平生不得意。及冠之后,尚未来得及施展,就赶上隋炀帝三征高丽,天下动荡,民不聊生,只好避难山中,这一避就是五年。大人可为少年志向难酬而感到悲哀?”
和尚的话在崔珏心中激起了滔天骇浪,他从容的脸色慢慢变得灰白,半晌才喃喃道:“果真如大师所言。”
和尚也不理会,继续道:“五年后,如今的皇上为太原留守,听到你的才名,征辟为留守府参军,你本以为可以出人头地,一展抱负,没想到第二年皇上就兴兵反隋。本来皇上定鼎大唐,若不出意外,你跟着他进入长安,到如今怎么也是朝中重臣。可偏偏大军南下霍邑,你立了一场大功,改变了你的一生。皇上受阻,你崔大人献策,合围诱敌,击破了宋老生的隋军。于是皇上就命你为霍邑县令,驻守要地。宋金刚大军压到城下,你率领三百民军就敢发动夜袭;霍邑守将寻相要投敌,你带着两个家人敢到他府上行刺。霍邑被破,你率领全城百姓避难霍山之中,连一粒粮食也没留给敌军。刘武周、宋金刚被灭后,你治理霍邑,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百姓们无不安居乐业。我想问你,如此大功,为何皇上在位这么多年,你仍旧是个县令?”
听这和尚将自己前半生的经历娓娓道来,崔珏不禁呆若木鸡,手中握着卷轴,指节发白:“求师父指点。”
和尚陡然喝道:“心如泥犁火,本欲起无名。娑婆三千界,烧个铁窟窿!你相貌虽然文弱,但你的眼睛却燃烧着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野心和欲望。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位置会是你的终点,你永不满足,不知疲惫。身居上位者,若不知你的欲求在哪里,他如何敢用你?”
崔珏身子一震,陷入沉思。
“哈哈,贫僧就为你指一条明路。”和尚怪笑一声,“大人是否知道,西方鬼世界,有泥犁之狱?”
“泥犁狱?”崔珏愕然片刻,他通读各教经典,自然不陌生,点点头,“按佛家说法,泥犁狱是欲界六道之一,佛家有《十八泥犁经》,说道,人死后,为善多者上天,为恶多者入泥犁。共有八热、八寒、游增、孤独等十八处。也有人译作‘泥犁耶’或‘捺落迦’,还有人称之为‘地狱’。”
和尚拈指微笑:“凤子之名,当真不虚。贫僧愿带大人前往泥犁狱一游,大人可愿意吗?”
崔珏彻底呆住了。
“有泥犁之王,名曰炎魔罗,欲在东土重开泥犁狱,掌管泥犁轮回,审判六道善恶,如今还缺一名判官。大人的智慧冠绝东土,透彻人心,霍邑百姓传言大人审善断恶,从无错讹,霍邑十万玲珑心,都比不上大人心有七窍。泥犁污秽,人间罪恶所集,正好借大人这千丈的无明业火压一压邪秽。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那和尚淡淡地笑着,眸子里燃烧着怪异的光芒。
“本官……我……我……”崔珏张口结舌,额头汗如雨下,竟不知如何回答。
“虚负高才,襟抱难开。这人间已经与你无缘,泥犁狱或许是你一展抱负的地方。”那和尚哈哈大笑,“贫僧言尽于此,这缘法化与不化,大人且自己思量。”
说罢,僧人狂笑着走出县衙。早已入夜,衙门里阴森幽暗,只有木鱼声悠悠地远去。
是夜,霍邑县令崔珏,以一条白绫自缢于庭前树下。

《西游八十一案--大唐泥犁狱》媒体评论

 ◆我一直特别欣赏这样的创作手法,将现代类型文学范式注入到古代背景上,赋予古人或古代舞台以超脱传统的全新形象,让人耳目一新。
——《长安十二时辰》作者马伯庸
◆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小说,*后那个设计,有点岛田流的感觉。
——《水浒猎人》作者 时晨
◆一个是符合时代背景的细节描写,勾勒出一个唐代西域的写实主义风景,这可能与作者大量查阅资料有着直接关系。另外一个,就是这本书采用多线推进的方式写作,虽然玄奘是主角,但在其他角色视角下进行的故事也非常丰富,多线进行基本没有散乱,阅读起来非常舒服。
——《北京晚报》
◆《大唐泥犁狱》*的特点就是给人以很强的真实感,这种真实感一方面来源于小说中涉及到的初唐的史实、当时的佛教文化、社会民俗等内容;另一方面作者又根据这些史料进行推理和想象,并以此来窥探隐藏在历史背后的真相。
——《中国图书商报》(现《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