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

I S B N :9787541148613 作    者: 海宴  著;  出 版 社: 四川文艺 出版时间: 2018-02-01 版    次:初版 开    本:16开

定价 ¥108.00
广购价 ¥ 73.40 ( 68 折)为您节省 ¥34.60
促销
卡券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加入购物车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内容简介

 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
他远在江湖,却名动帝辇,只因神秘莫测而又言出必准的琅琊阁,突然断言他是“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然而,身为太子与誉王竞相拉拢招揽的对象,他竟然出人意料地舍弃了这两个皇位争夺的热门人选,转而投向默默无闻、*不受皇帝宠爱的靖王。
宫廷内外,无数的谜团交织在刀光血影中,尔虞我诈中带出一段段离奇的故事。翻云覆雨间,麒麟才子逢招拆招,游刃有余。但面对挚友疑云、兄弟情义,他却屡屡逃避,一瞒再瞒。权谋、仇恨、感情……互相交织,层层发展,逐渐撕开事实的真相。然而,一切真相大白后,故事却又朝着不可思议的方向继续发展……
天道昭昭,人间真情。少年意气,赤子忠魂。一曲慷慨悲歌,是落幕,还是开局?是过去,还是未来?高山流水,后会有期。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编辑推荐

编辑推荐: 1.一卷风云琅琊榜,囊尽天下奇英才。作家海宴经典代表作。 2.电视剧《琅琊榜》原著小说。 3.知名画手呼葱觅蒜亲绘插图,12幅经典插图原版珍藏。 4.随书附赠精美立体人物卡,极具珍藏价值。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目录

 上:
第一章初临帝京
第二章小显峥嵘
第三章好逑之争
第四章麒麟之才
第五章迷离往事
第六章御殿觐君
第七章稚子之约
第八章百密一疏
第九章一发千钧
第十章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惊魂截杀
第十二章侠骨柔肠
第十三章荒园疑骸
第十四章牵藤挂蔓
第十五章智珠暗握
第十六章杀机渐近
第十七章翻手为云
第十八章覆手为雨
第十九章各显神通
第二十章魔高道高
第二十一章雪映忠魂

中:
第二十二章暗流突起
第二十三章云收雾散
第二十四章除夕血案
第二十五章以静制动
第二十六章朔风渐紧
第二十七章歌舞升平
第二十八章惊天一震
第二十九章两败俱伤
第三十章密室初启
第三十一章大楚来客
第三十二章嘉宾云集
第三十三章天翻地覆
第三十四章情绝义断
第三十五章覆巢之下
第三十六章天牢末路
第三十七章慈亲永绝
第三十八章此消彼长
第三十九章旧日之痕
第四十章此去经年
第四十一章东宫惊变
第四十二章已露锋芒
第四十三章山雨欲来
第四十四章城门劫囚
第四十五章寒风满楼
第四十六章一诺千金

下:
第四十七章行兵布阵
第四十八章兵行险招
第四十九章步步惊心
第五十章唇枪舌剑
第五十一章一剑封喉
第五十二章胜券在握
第五十三章惨烈真相
第五十四章故人重逢
第五十五章困兽犹斗
第五十六章劫后余生
第五十七章情深难寿
第五十八章再返京华
第五十九章有朋远来
第六十章火寒奇毒
第六十一章莫逆相知
第六十二章暗夜微漪
第六十三章何忧何求
第六十四章天若有情
第六十五章尺素烈狱
第六十六章推心置腹
第六十七章金阶狂澜
第六十八章血色清名
最终章情义千秋
尾声风起
再版后记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作者简介

 海宴
普通女子,胸无大志,只愿昨日可忆,未来可期,有山水可游,有奇事可闻,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乐不改,童稚之心不灭,已是完满一生。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试阅

 当苏哲最初在京城亮相时,许多人都曾经问过“这个人是谁”,问题的答案很快就被查了出来,原来苏哲就是天下第一大帮江左盟的宗主梅长苏。这个答案令大家非常满意,似乎可以解释很多东西,所以并没有一个人再继续追问:“那梅长苏……他又是谁呢?”
梅长苏没有想到第一个这样问的人会是霓凰郡主。此时她的目光就像能扎透人体的剑一样,炯炯地定在他的脸上,不放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坚持要等待亲口的回答。
是闭口不言,还是更深的欺骗,实在让人难以抉择。
梅长苏的眉间有些疲惫,更有些沧桑。他缓缓地将头转向了一边,仿佛想要避开郡主的探究低声道:“旧人。和聂铎一样,都是劫后余生的旧人。”
霓凰晶眸如水,仍是牢牢盯住他毫不放松,“如果是赤焰旧部,为什么我不认得你?”
“赤焰军男儿无数,你又何尝全都记得?”
“可是现在你是宗主,连聂铎都甘心在你之下,听你号令。若说你当初是无名之辈,我却不信。”
“也许因为……我们现在所做的事与沙场无关吧……”梅长苏唇边浮起自嘲的笑,“聂铎不擅长做这些,何况认识他的人也多,不大方便。”
霓凰定定地看了他良久,突然问道:“你认识林殊吗?”
梅长苏垂下双眸。既是赤焰旧人,又怎会不认识林殊,所以回答只能是:“认得。”
“他是不是真的已经战死?”
“是。”
“他战死在哪里?”
“梅岭。”
“尸骨埋于何处?”
“七万男儿,天地为墓。”
“连他的尸骨都没有人收吗?”霓凰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手指用力抓住身前的衣襟,“连一块遗骸也找不到了吗?”
“战事惨烈,尸骨如山,谁又认得出哪一个是林殊?”
“是啊……”霓凰木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惨烈的战场是什么样子。古来沙场,又有几人可以裹尸而还……”
梅长苏的视线,柔和地落在她的身上,“郡主若要祭他,何处青山不是英魂?”
“你说得对,他不会在乎这个的。”霓凰喃喃自语了一句,突又抬起双眸,眼锋转瞬间厉烈如刀,“可你若是赤焰旧人,当以少帅称之,为何会直呼林殊之名?”
梅长苏神情微震,原本浅淡的嘴唇变得更加没有血色。不知是因为隐瞒不住,还是原本就不忍再继续隐瞒,他并没有回答这句问话,反而将脸转向了一边。
“当聂铎讲到他的宗主时,敬爱之心昭昭可见,绝不像你所说的大家只是分工不同。”霓凰执拗地又转到他的正面,坚持要盯着他的眼睛,“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聂铎的痛苦会那么深,就算我曾经是他战死同袍的未婚妻,他也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挣扎逃避,除非……除非他知道……”
“霓凰,”梅长苏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聂铎只是有一点钻牛角尖。他慢慢会好的,你不要多心。”
霓凰怔怔地看着他,面容甚是悲怆,寒风中呼出的白气,似乎一团团地模糊了她的视线。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突然一把抓起梅长苏的右臂,用力扯开他腕间的束袖,将厚厚的裘皮衣袖向上猛推,一直推到了肘部。
梅长苏顺从着她的摆布,没有抗拒,也没有遮掩,只是那双深邃如潭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凄凉。
霓凰握紧他的手臂反反复复地仔细看了好几遍,可裸露在外的整个部分都是光洁一片,没发现任何可以称之为标记的痕迹。
呆呆地松开手,愣了好一阵儿,霓凰还是不甘心地又伸手扯开了梅长苏的领口,认真察看他肩胛骨的部位。
……仍是肌肤光洁,无痕无印。
年轻姑娘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顺着脸颊,不停地向下滴落,给人的错觉,就好像这泪滴立即会在凛冽的寒风中,被冻结成皎人的珍珠。
梅长苏温柔地注视着她,不能上前,不能安慰。隆冬的凛凛冰寒顺着被拉开的袖口和扯松的衣领刺入皮肤深处,阴冷入骨,仿佛随时准备直袭心脏,逼它骤停。
“你很怕冷吗?”霓凰看着他收紧披风的动作,轻声问道。
“是……我很怕冷……”
“他以前从来不怕冷的,大家都说他是小火人。”霓凰面色苍白,眼眸中水气盈盈,“到底是怎样残忍的事,才能抹掉一个人身上的所有痕迹,才能让一个火人那么怕冷……”
“霓凰……”梅长苏的神情仍然是静静的,音调仍然是低低的,“看到的就已经足够了,你不要再多加想象。有很多痛苦,都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而产生的,你没有必要面对它,更没有必要承受它。林殊已经死了,你只要相信这个就行了……”
“可是女人的感觉总是不讲道理的。”霓凰凝望着他的脸,泪水落得又快又急,“就算什么痕迹都没有,我们也能知道……也许越是什么都没有,我才越是知道……林殊哥哥,对不起,我不再离开你了,我永远都不再离开你了……”
“霓凰,你听我说,”梅长苏静静地拥着她,轻柔地抚摸她的长发,“你先不要问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有一天我会让聂铎原原本本告诉你的,可是现在……你能不能听我的话,乖乖回穆王府去。我们今天会面的事,不要跟任何人说,即使是夏冬和靖王也不可以。以后如果再相见,我还是苏哲,你还是郡主,不要让其他人看出异样来,你做得到吗?”
霓凰用衣袖拭去脸上的水迹,振作了一下精神,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要做的事很难,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梅长苏有些抵御不住身上越来越重的寒意,便又叮嘱了霓凰几句,转身走下坡地。
一直远远站在坡地洼处的护卫立即迎上前,看见他的手势,心领神会地跑去叫车夫把停靠在较远路边的马车赶了过来,放下脚凳,扶他上车。
梅长苏靠住车辕,回头又向坡地的方向看了一眼,见霓凰举起手中的冰包向他挥动,忙也抬手回应。
马车随即轻轻摇晃,开始启动向前。厚重的车帘放下,挡住了外面的山谷的朔风,也隔开了霓凰郡主的视线。
梅长苏只觉得胸口涌起冰针般的刺痛感,再难强力抑制,抬袖捂住嘴一阵咳嗽,好容易平息下来时,雪白的银裘袖口已晕染了一抹深红。
“宗主!”护卫惊呼了一声,过来扶住他的身体。
“没事,”梅长苏淡淡地一笑,“天气太冷,回去给我烧点热水,暖一暖就好了……”

《琅琊榜(插图珍藏版)》媒体评论

 希望每一个人都能跟从海宴的一支妙笔,享受这一段梦幻之旅。
——著名制片人侯鸿亮(代表作《闯关东》《生死线》等)


一部好的小说,通常不但有令人叫绝的情节架构,更要有力透纸背的人性风骨。这部洋洋洒洒数万字的小说,有生死契阔的男儿情义,有血雨腥风的皇权霸业,也有暗自凋零的红颜悲殇,而掀起这一切滔天风云的,恰恰是作者海宴内心的那一处柔软和慈悲。也因着这样的悲悯情怀,小说成功地摆脱了一般英雄传奇的俗套,而有了一种格外壮丽明亮的史诗气质。
——著名作家寐语者(代表作《帝王业》《衣香鬓影》等)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