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广购书城:广州购书中心网上书店!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我的订单 企业官网 400-886-4208
收藏广购书城

广购书城

暮光之城--月食

暮光之城--月食

I S B N :9787544805711 作    者: 斯蒂芬妮.梅尔[美]  出 版 社: 接力 出版时间: 2010-04-13 版    次:初版 开    本:32开 包    张:平装

定价 ¥35.00
广购价 ¥ 25.90 ( 74 折)为您节省 ¥9.10
优惠券共3张








配送至
北京
满80元免运费
预购

看过本商品的人还看了

《暮光之城--月食》商品简介

  有人说世界将毁于火,有人说世界将毁于冰……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本书由方文山、饶雪漫、安意如、田原倾情推荐。全球销量已突破2500万册,荣膺美国亚马逊网站近十年来最佳好书、美国图书馆协会十大青少年票选最喜爱读物之首、《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小说、《出版商周刊》年度最佳好书。该书作者也入选《时代》周刊2008年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
即将中学毕业的贝拉陷入两难的境地:她要在爱德华和雅各布中选择一个恋人,而这个选择极有可能引发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间的一场血腥战争……热血沸腾的贝拉宁愿选择死亡以便与爱德华长相厮守,但是在他们结婚之前,爱德华不允许她这样做。另一方面,雅各布的介入让他们两人的感情亮起红灯,贝拉在探望受伤的雅各布时,雅各布竞将她带到自己家中,乘机向她表白爱意,并不顾她的意愿强吻了她。这被逼的一吻深印在贝拉心中,对于雅各布的感情,贝拉已经理不清了。
当贝拉为选择恋人而备受痛苦煎熬的时候,她发现有人从她的房间偷了东西,目的是要循着上面的气味嗅出她的所在之处。贝拉将过去种种意外联系起来,终于明白来自传说中克兰家族的维多利亚正是操控一切的幕后主脑。为了替死去的詹姆斯复仇,维多利亚正纠集一伙帮凶匆匆赶往福克斯,对爱德华和贝拉的生命造成了莫大的威胁,卡伦家族决定联合狼人族群去应对共同的敌人。冰与火的矛盾不可调和,在爱与牺牲的天平上,贝拉发现她所要奉献的不只是灵魂……
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月食》撩开那漆黑的面纱,展现出灵与肉的挣扎。势不两立的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问的矛盾该如何解决?是天使般善良的爱德华与玻璃般易碎的贝拉步上了婚姻的神坛,携手走进伊甸园,还是与贝拉青梅竹马的雅各布和她过上了平凡的人间生活?从日夜交替的《暮色》,经历过《新月》的心碎和《月食》的神伤之后,读者心中的疑团会在《破晓》时分逐一破解,而错综复杂的真相也终将在《午夜阳光》中拨云见日。

【作者简介】
斯蒂芬妮.梅尔,1973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毕业于杨伯翰大学,主修英国文学。她本是一位有三个孩子的全职主妇,没有丝毫的写作经验。2003年的一天,她做了一个改变她命运的梦:一位少女和一个英俊迷人的男子坐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谈情说爱。这个梦最终成了她第一部小说《暮色》中的一个章节。《暮色》出版后,梅尔又写了《新月》、《月食》、《破晓》,被称为“暮光之城”系列。该系列以伊莎贝拉.斯旺和爱德华.卡伦一对苦命鸳鸯的情感纠葛为主线,融合了吸血鬼传说、狼人故事、校园生活、恐怖悬念、喜剧冒险等各种吸引眼球的元素,而凄美动人的爱情则是全书“最强烈的情绪”。用作者自己的偶像作家奥森.斯考特.卡德的话说:“爱情只是书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人生的指引者。”斯蒂芬妮.梅尔在她年轻的事业生涯里业已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随着她的新作的不断推出,她将进一步确立其出版界一流畅销书作家的地位。2008年5月,斯蒂芬妮.梅尔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谈到未来的写作计划,梅尔表示,还有很多创作的灵感等待她去挖掘。她说:“我可能写一部关于美人鱼的书,因为那是我少女时代最感兴趣的东西。”

 

《暮光之城--月食》编辑推荐

  • 现实、微妙、简洁、易读,“暮光之城”系列将会令读者深深沉醉于其中。
  • “暮光之城”系列正在创造着继《哈利·波特》后的又一个出版界神话!

  • 《暮光之城--月食》目录

    序幕
    *后通牒
    逃避
    动机
    本能
    烙印
    瑞士
    不幸的结局
    脾气
    目标
    气味
    传说
    时间
    新生儿
    宣言
    打赌
    大日子
    结盟
    训练
    自私
    妥协
    踪迹
    火与冰
    魔鬼
    武断的决定
    镜子
    伦理
    需要
    尾声
    为享受梦境而写作
    前言
    我们设下的所有圈套都白费了。
    冰冷的感觉紧紧地攫住我的心,我注视着他摆出保护我的姿势。尽管他寡不敌众,他高度聚精会神的表情没有流露出任何迟疑的痕迹。我知道我们不能指望有救兵此刻,我肯定他的家人正在为他们的生命而战,就像我肯定他正在为我们的生命而战一样。
    我还有机会了解另一场战斗的结局吗?还有机会弄清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吗?我还能活到那一刻吗?
    这种可能性似乎没那么大。
    他们漆黑的眼睛狂野而凶猛,虎视眈眈地想置我于死地。他们在等待着我的保护者走神的那一刻,一旦那一刻真的来临,我将必死无疑。
    在这片寒冷的森林中的很远很远的地方,一匹狼咆哮起来……
    后记
    为享受梦境而写作
    ■“暮光之城”系列今年七月起将由接力出版社陆续在中国出版,你期待吗?
    口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我的书会在中国出版,影响力会拓展到国际市场,此系列的成功使我一直处在“惊讶”的状态中。我从来没有觉得我的成功是理所当然的,就算在将来也不会认为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但这是一件非常让人兴奋的事情,我会一直这么开心下去。
    ■“哈利.波特”系列几年前已经在中国正式出版,并且在中国的青少年中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你觉得这会给“暮光之城”在中国的出版带来压力吗?
    口我非常愿意大家将我的作品与“哈利.波特”系列相提并论,但事实是不可能有任何作品能获得像“哈利.波特”这样的成绩,尽管这两套作品所衍生的社会现象是相同的。我非常满意“暮光之城”系列,也对现在所获得的成功感到非常惊讶。
    ■现在年轻人在网络上花费很多时间,这会占有他们很多阅读的机会和时间,这会影响“暮光之城”的销量吗?作为畅销书,你会在网络上宣传你的新书吗?
    口我想新科技,特别是网络拉近了读者和作家之间的距离。我可以在我的个人站点www.sfepheniemeyer.com上放一些我个人的信息和新书背后的故事,这使我的书迷们非常开心。小时候,我是一个书迷,我希望那时的我可以像现在的人一样轻而易举地获取相关的信息。
    ■对大部分人来说,从一位家庭主妇一变而成为畅销作家就像神话一样不可思议,对此你的感觉如何?是什么促使你作出这样的决定?你成为畅销小说家后,其他人对你的态度有什么改变吗?
    口我开始写作是因为一个梦,梦里面草地上发生的事现在已经成为我小说中的一个章节。我实在太享受那个梦了,不想将它忘记,所以就用笔和纸将它记录下来。当将它记录下来之后,我就想知道接下来两个迷人的主人公究竟会怎么样。于是便继续进行创作,并且直到现在都没有停止过。在我心目中,作家的身份并没有替代我原来的母亲的身份,除了要牺牲掉很多个人时间用于旅行外。
    ■在中国,很多青少年读物都是由青少年们自己创作的,他们经常在作品中谈论自己的人生经验以吸引和自己年龄相仿的读者,对此你怎么看?你并不是那种青少年读物的作家,但你是怎么使自己在青少年市场中如此成功的?你是怎么理解和发现青少年的阅读需求的?
    口我创作的初衷并不是想为年轻人写一部小说,“暮光之城”系列是为我自己而创作的。于是二十九岁的我便成为自己的**个读者,接下来就是我三十一岁的姐姐。我认为“暮光之城”系列之所以被定位为青少年读物,是因为高中是一段非常让人注目的时光,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拥有人生中*坏的创伤,也会拥有人生中*愉快的记忆。那是一个迷人的年龄:足够像成人一样思考,足够作出影响一生的决定,并且也足够坠人爱河,但同时又年轻得不能独立思考事情和作出决定,这也给了我的小说非常大的空间。

    《暮光之城--月食》试阅

    最后通牒
    我用手指一行一行地划过纸上的文字,碰到那些凹痕,他用笔写字时用力过猛几乎把纸都戳破了。我能想象出他写这些话时的样子——他笔迹潦草,横七竖八地画出这些字母,用以宣泄他心中的愤怒,然后一行又一行地划掉那些措辞有误的话语,也许他甚至还会用那只过大的手生气地拧断钢笔。我想象得出沮丧挫败的感觉使他漆黑的眉毛紧蹙在一起的样子。要是我在那里的话,我可能会大笑起来。别让你自己脑出血,雅各布。我会这样告诉他,吐出来就可以了。
    当我再读这些我已经铭记于心的话语时,我现在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大笑。他对我的请求信的答复——那封信通过查理带给比利,然后由比利再给他,这样的送信方式在他看来只不过是像二年级学生一样,正如他所指出的——一点儿也不奇怪,还没打开信笺我就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了。
    令我惊讶的倒是被他划掉的一行行文字竟会令我如此受伤——仿佛这些字母上长了刀子似的。不仅如此,每一行以生气开头,但后面都隐藏着汪洋般巨大的痛苦;和我自己的痛苦相比,雅各布的痛苦使我伤得更深。
    当我正在思考这些的时候,闻到了一阵浓浓的烟熏味儿正从厨房飘过来。另一个房间里,除了在做饭之外,不会有什么事让我惊慌失措。
    我把皱皱巴巴的纸塞进裤子后袋,匆匆忙忙地朝楼下跑去。
    查理扔进微波炉的一罐意大利实心面沙司刚刚转动第一圈,我猛地一把拉开门,把它拖了出来。
    “我做错什么了?”查理问道。
    “您应该先把盖子揭开的,爸爸,金属不能放在微波炉里转。”我边说边把盖子揭开,接着把半罐沙司倒进碗里,然后把碗放进微波炉,把罐子放回冰箱,调整好时间,按下启动键。
    查理嘟着嘴巴看着我调整时间,问道:“我的面条做得对吗?”
    我看了看炉子上的平底锅——令我警惕的烟熏味儿的源头就在这里。“翻一翻会更好。”我语气温和地说道。我找了一把调羹,用力把烤焦在锅底的厚厚的糊状面条刮下来。
    查理叹了叹气。
    “那么,您为什么要做这些?”我问他。
    他双臂抱在胸口,愤怒地凝视着后窗外的雨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咕哝道。
    我迷惑不解起来。查理会做饭?他为什么要板着脸孔?爱德华还没来这里呢。通常我爸爸会因为我男朋友而摆出这样的架势,竭尽全力地表现出一副“你不受欢迎”的模样,他所说的每个字、所摆出的每个姿势都表达出这层含义。查理的努力毫无必要——爱德华不用看这些表演就对我爸爸正在想什么了如指掌。
    我翻动锅里的面条时想到“男朋友”三个字,这个词儿使我感到一阵熟悉的紧张感,我一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嘴巴。这个词语不合适,一点儿都不合适。我需要某种更能表达永恒的承诺的词语……但是像“宿命”和“命运”这样的词语用在平时的交谈中显得很做作。
    爱德华心中有另一个词语,那个词正是我感到紧张的来源,我只要想一想都会让自己紧张得直咬牙。
    未婚夫——哟!一想到这一点我就浑身发抖。
    “我错过什么了吗?从何时起您开始做晚饭了?”我问查理,意大利面团在开水里上下移动的时候,我戳了戳,“或者是您在试着做晚饭?”
    查理耸了耸肩:“没有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在自己家做饭。”
    “您知道得再清楚不过了。”我一边看着他别在皮夹克上的徽章,一边说道。
    “哈!说得不错。”他摆动身体,把皮夹克脱了下来,仿佛我的眼神是在提醒他衣服还穿在他身上一样,然后他把皮夹克挂在那个他专用的挂衣钩上。他的枪带已经挂在那里了——一连几个星期,他都觉得去警察局没必要佩戴手枪。华盛顿州福克斯的小镇不再笼罩在令人困扰的失踪事件之中了,也不再有人在曾经阴雨绵绵的树林里看见神秘且体形庞大的狼了。
    我静静地戳着面条,猜想着查理会讲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令他心烦意乱。我父亲不是个话很多的人,他努力让自己配合着我坐下来一起吃晚饭,这表明他脑海里一定有非常多的话要说。
    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钟——每天大约这个时候,每隔几分钟我就会这么做——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下午对我而言是一天中最难熬的时光。自从我以前最好的朋友(和狼人)雅各布·布莱克告诉查理我偷偷摸摸骑过那辆摩托车以来——他事先就计划好这么出卖我的,这样一来我就会被关禁闭,进而不能与我的男朋友(和吸血鬼)爱德华·卡伦在一起了——爱德华只获许在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问来看我,而且通常只能在我家里,还要在我爸爸从不困倦的怒目监控下。
    这次是卜次不那么严格的禁闭令的升级。我无法自圆其说为什么会一连失踪三天,而且还敢去悬崖跳水,这是我因此而得到的惩罚。
    当然啦,我在学校还是会见到爱德华,因为查理对此无能为力,此外,爱德华几乎每天晚上都在我的房间里,不过查理对此事并不是很清楚。爱德华轻而易举就能一声不响地从二楼的窗户爬进我的房间,这种本事几乎和他能读懂查理的心思一样有用。
    尽管爱德华只有下午不在我身边,这却足以令我无精打采,其间的几个小时如此漫长。尽管如此,我还是毫无怨言地忍受着这种惩罚:一来,我知道这是我自找的;二来,我无法忍受现在就搬出去而伤害我父亲,特别是当更加永久的分别就摆在眼前,就近在咫尺的时候,查理看不到这一点,对此也一无所知。
    我爸爸哼哼唧唧地坐在餐桌前,然后打开了潮湿的报纸;不一会儿,他就开始清嗓子,发出不满的声音。
    “爸爸,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读报纸,这只不过会让您更生气罢了。”
    他对我的话充耳不闻,对着手中的报纸发牢骚:“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要住在小镇上的原因!无稽之谈。”
    “我想凤凰城在杀人榜上的排名更靠前,爸爸,我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从未与谋杀案受害者的身份如此靠近,直到我搬到他居住的这座安全的小镇。实际上,我仍然在几个热门的名单之上……我手中的调羹颤抖了一下,里面的水也颤抖起来。
    “好吧,你就是对我说个没完。”查理说道。
    我放弃省掉晚餐的打算,准备上饭;我得用牛排刀割开一片意大利细面,先给查理,然后给我自己,而他则用驯服的眼神注视着我。查理把沙司倒在他的面条上,然后把它们搅拌在一起。我按照他的方式尽可能地装饰着我自己的面条,打不起丝毫的精神,我们一言不发地吃了一会儿饭。查理仍然在浏览新闻,我一边等他开口说话,一边拿起已经被我翻烂了的《呼啸山庄》,从我早上吃早餐时看到的地方读起,努力让自己沉浸在世纪之交的英格兰。
    我刚刚看到希斯克里夫返回英格兰的那一段,这时查理清了清嗓子,把报纸扔在了地上。
    “你说得对,”查理说,“我的确有理由那么做。”他朝着黏糊糊的面团挥舞着叉子,说道,“我想和你谈一谈。”
    我把书放到一边,书脊已经破败不堪,整本书都摊平在餐桌上:“您只需要问我一下就可以啊。”
    他点了点头,眉毛紧蹙在一起:“是的,我下次会记得的。我以为接过你手中做饭的活儿会使你温顺一些。”
    我大笑起来:“这很奏效——您的烹饪技艺使我温顺得像块果酱软糖。您需要什么,爸爸?”
    “嗯,是关于雅各布的。”
    我感到我的脸一下子僵在那里,“他怎么啦?”我嘴唇僵硬地问道。
    “放松,贝尔,我知道你还在因为他出卖了你而生气,但是他做得对。他那样做是负责任的表现。”
    “负责任,”我挖苦地重复道,转了转眼睛,“对的,那么,雅各布怎么啦?”
    这个漫不经心的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回荡,除了烦琐的事情外,没别的什么事情。雅各布怎么啦?我能拿他怎么样呢?我以前最好的朋友,现在……是什么?我的敌人?我畏缩了。
    查理的脸突然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别生我的气,好吗?”
    “生气?”
    “好吧,也和爱德华有关。”
    我眯起眼睛看着他。
    查理的声音变得更生硬了:“我还是让他进了家门的,是不是?”
    “是的,”我承认道,“只不过是很短的一段时间罢了。当然啦,您也可以时不时地让我出门一小会儿,”我继续说道——只不过是开开玩笑的,我知道在余下的学年里我都要被关禁闭,“我最近表现还是很好的。”
    “好吧,那有点儿接近我正准备讨论的话题了……”接着,查理的表情放和缓了些,出乎意料地露齿一笑,眼角都是皱纹;有那么一会儿,他看起来好像年轻了二十岁。
    我看出那个微笑中暗含着某种可能性,不过我慢条斯理地继续问道:“我给弄糊涂了,爸爸,您在说的是雅各布、爱德华,或者是我被禁闭吧?”
    那个笑容又一闪而过:“和三者都有那么一点点关系。”
    “那么它们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我谨慎地追问。
    “好吧,”他叹了叹气,抬起手臂好像投降一样,“我在考虑也许你因为表现良好获得假释。对于一个青少年而言,你忍气吞声、不发牢骚的程度真的令人惊讶。”
    我的声音和眉毛一下子抬高了:“您是认真的?我自由了?”
    这到底因何而起?我一直确信在我真正搬出去以前会一直关禁闭,而爱德华也没有找到让查理动摇的念头……
    查理举起一根手指头,说道:“是有条件的。”
    突如其来的热情消失殆尽了,“好极了。”我呻吟道。
    “贝拉,这与其说是命令还不如说是请求,好吗?你自由了,但是我希望你能……理智地利用这种自由。”
    “这是什么意思?”
    他又叹了叹气:“我知道你整天和爱德华待在一起非常开心,也心满意足……”
    “我也和爱丽丝一起玩的。”我插话道。爱德华的妹妹来我们家是没有时间限制的,她高兴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查理在她能干的双手中就像软面团似的。
    “那倒是,”他说,“但是除了卡伦家的人以外,贝拉,你还有其他的朋友。或者说,你曾经有过。”
    我们彼此凝视着,看了好久。
    “你上次和安吉拉·韦伯说话是什么时候?”他突然把这个问题抛给我。
    “星期五吃午饭的时候。”我立即回答道。
    ……

    猜你喜欢
     
    400-886-4208
    服务时间:9:00-20:30